淘氣堡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伏天氏 > 正文 第1339章 強勢
    這是,在諷刺此屆參加殿試之人的實力?

    對諸多齊皇領地天驕人物,不屑一顧?

    無數人目光移動,在尋找說話之人,很快,諸人的目光落在一人身上。

    人群之中,一位銀發青年邁步往前移動,只有他那里,有人在走動,因而格外的顯眼。

    莫說是其他人,即便是葉伏天身旁的云騰和云霓聽到葉伏天的話都露出一抹怪異的神色。

    這便是剛才讓他們不要沖動行事的葉伏天?

    讓他們冷靜,如今,他自己卻以這樣的方式出場。

    一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包括齊皇領地的那些大人物。

    余生緊隨葉伏天身后往前而行,看到這一幕,云騰和云霓只能硬著頭皮跟上去,在不遠處,還有吳庸默默的跟隨著。

    在無數人詫異的注視下,人群還沒有反應過來,葉伏天一步邁出,竟然直接橫跨空間,踏上了殿試的高臺。

    “葉先生。”仲氏強者那邊,云淺月目光注視著那踏上高臺的銀發身影一時間心有些慌亂,她被家族強行送入仲氏,本已經認命,想起父親的死更是心如死灰。

    她選擇了放棄自我,她會不惜一切代價修行變得強大,將來,為自己討回公道。

    然而,就在她下定決心之后,那一直溫和瀟灑的英俊身影卻又出現了。

    只不過比起葉伏天之前的溫和,此刻的他那雙眼睛更顯鋒利,整個人都透著一股狂妄不羈之意。

    這才是先生的本來面目嗎?

    只是,今日這種局面,如若先生為她而來,那么,這將會是極為危險的事情。

    她已經認命,卻不希望葉伏天以及母親還有外公為她冒險。

    “你認識他?”旁邊,仲秋見到身旁云淺月的失態淡淡開口問道,他的語氣和他的人一樣,透著一股陰寒之意,讓人感覺很冷。

    云淺月心中生出一股淡淡寒意,她開口道:“葉先生只是家中客人,和此事無關。”

    仲秋沒有說什么,家中客人,諷刺殿試諸人?

    “無關之人,誰允許你踏上殿試戰臺?”這時,主持殿試的左丘氏一位強者踏步而出,站在虛空之上,對著葉伏天冷叱一聲。

    他身上氣勢驚人,威壓而下,落在葉伏天身上。

    只見葉伏天身上白衣獵獵,身形穩固如山,淡漠的掃了他一眼,隨后看向前方道:“殿下問此次殿試我等如何看,出賣族中女子,以求參加殿試名額;有委身自我,求殿試入選;還有借女子之人修行求道;這,就是齊皇陛下領地參選殿試的天驕人物?”

    葉伏天話音落下,瞬間引發軒然大波,無數人議論紛紛,浩瀚空間變得極為嘈雜。

    殿試之后,竟有人直指殿試黑幕。

    這些事情,都是上不了臺面的事情,所有人都很清楚,多年來殿試篩選人才,背后也的確是內幕重重,許多人為求能夠接近齊皇陛下修行,得陛下求道,不折手段。

    但無論如何,最終挑選出來的依舊都算是風云人物,即便背后有著許多骯臟的交易,然而在殿試之時,依舊是一片盛事,沒有人會去關心背后的那些事情。

    一旦說破,得罪的可不是一個兩個勢力,根本就是自找死路。

    更何況,世間本就不存在絕對的公平,世間秩序運轉,陽光背后,總會有陰影。

    這一切,都會被掩蓋住。

    齊皇,難道不明白?

    但他不會去過問這些事情,也過問不了,除非齊皇不修行,每天便抓著這些‘小事’不放,對于很多人而言,這是影響命運的大事件,但對于齊皇而言,不過是他人生中的某一天而已。

    云氏強者臉色陰沉,云默,已經距離目標只有一步之遙,如今,葉伏天跑出來壞事。

    除此之外,天劍李氏部族的李若霜,還有左丘氏、仲氏等許多強者,神色皆都變得難看,看向葉伏天的眼神極冷。

    正如諸人所猜測的那樣,葉伏天一句話,將所有人都往死里得罪了。

    這的確和找死沒什么區別。

    “你放肆。”左丘氏的強者踏步往下,強橫氣息威壓在葉伏天身上。

    葉伏天抬頭掃了對方一眼,卻聽齊皇子齊佑開口道:“退下。”

    左丘氏的族長看了一眼齊佑,剛才,齊玄罡似乎說了什么。

    齊佑看向葉伏天的眼神略有幾分興趣,之前齊先生稱他也許會看到。

    莫非,是指這人不成?

    左丘氏的強者只好退下,葉伏天繼續往前走去,目光落在云默身上,開口道:“云默,來自洛城云氏一族,云氏家族為讓其能夠參加殿試,攀附更頂尖的勢力,將族中女子送入對方家族中為侍女,因而,才有了他站在殿試的舞臺上,享受他人膜拜。”

    “諸位以為,他配站在這里嗎?”葉伏天問道。

    云默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他乃是云氏這一代最為杰出的人物,家族才會為他付出大代價,只為讓他入齊皇座下修行。

    如今,眼看他便要達成目標,葉伏天走出,當眾揭發此事。

    感受到諸人的目光,他只感覺臉上火辣辣的,那些目光,是那樣的刺眼。

    “將族中女子送去何處修行,是我家族權力,為何到你口中變得如此不堪,踏上這里,本身便也需要考證實力,在你眼里我齊皇領地之殿試,只是一場交易?”云默一步步走向葉伏天,雷光閃耀,淹沒虛空,場面駭人。

    “更何況,你受我家族庇護,才逃得性命,不知感恩,如今反而在此地出言污蔑,你說,該當如何?”

    云默聲音霸道至極,恐怖大道雷威垂落而下,越來越強盛。

    “云氏云淺月,已拜入我門下修行。”葉伏天開口說道:“云氏家族,沒有她父母之命,外公之命,師長之命,沒有資格安排其命運,云氏,立即撤回命令,將淺月送回。”

    “你也配?”云默語氣依舊霸道強勢。

    葉伏天目光看向云氏一族方向,只見云重等人神色冷漠,看向他的目光透著殺念,沒有半點悔改之念。

    仿佛對于他們而言,云默的未來,重于一切,犧牲云淺月一人,又算得了什么,這是為了家族之利益。

    因為他們,皆都站在自己的立場。

    既然如此……

    葉伏天看向齊佑所在的方向,欠身拱手道:“殿下,打攪殿試還請恕罪,只是葉某弟子于家中被人強行送走,在此,葉某想要為弟子討還一個公道,可否?”

    “你隨意。”齊佑很淡然的開口說道,仿佛并不介意葉伏天鬧事。

    只要他有這資本。

    “謝殿下。”葉伏天雙手作揖行禮,和他狂妄的言語相比,禮數上卻是非常周道。

    “你要和我一戰?”云默腳步再次往前踏出一步,氣勢驚天,他修為和葉伏天相當。

    葉伏天冷眼掃了云默一眼,道:“你也配?”

    云默看到那蔑視的目光神色陰沉,一聲轟鳴巨響聲傳出,殺念席卷天地。

    他云氏這一代最強人物,不配?

    “砰。”

    一聲巨響,諸人心臟隨之跳動,葉伏天身后一道身影狂奔而出,赫然正是余生。

    戰臺震蕩,似要震碎般,余生幾步便踏向云默。

    見他狂奔而來,云默手掌伸出,天地雷霆大道盡皆匯聚于掌心之地,無數神雷垂落而下轟向余生的軀體。

    然而余生身軀之上似披著魔道鎧甲,雷霆落下,在他身軀之上流轉,竟隱隱被吞噬掉來。

    “證道之圣無視真我之圣的道威?”諸人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這么強大的肉身嗎?

    云默神色陰沉,滔天雷霆道威匯聚于掌心之中,吞吐出毀滅之光。

    “轟。”一道閃電劃過蒼穹,快到不可思議。

    一瞬間,掌中雷霆爆發,朝前轟殺而出,一瞬間雷光湮天。

    余生手臂掄起,似有萬千魔神出現,同時轟出魔神般的掌印,鎮壓萬古天地,蒼穹之上出現一尊蓋世魔影,鎮住這片天。

    兩人直接近身碰撞,滔天巨響聲響徹天地,震痛諸人的耳膜。

    “砰。”

    又是一聲巨響,兩人身體分散開來,余生身軀巋然而立,身上魔道鎧甲似乎被雷霆撕裂粉碎,手臂上的袖子也撕碎來。

    然而云默的身體卻被震飛出去,他攻擊力雖然強大,但防御力,可就不那么強了,如何承受得起如此霸道的一擊。

    他沒有能夠一擊誅殺余生,自己手臂瘋狂震碎。

    余生腳步再度猛的一踏朝前,直接抓住了對方斷裂的手臂,將云默的身體橫在空中,左手抓住對方的同時,右手抬起。

    無數道目光凝固在那。

    “云默。”云重身影如閃電驚雷,沖向戰臺。

    卻在同一瞬間一道白衣身影沖出,時空之戟攜諸天星辰之光刺殺而出,擋在了云重面前。

    “滾開。”云重怒吼一聲,雷威降世,想要毀滅葉伏天的身體,然而那一戟卻似撕裂了虛空,震碎一切,沖到他的面前,他的身體硬生生的止住,兩人身體碰撞在一起。

    高臺之上,余生掄起的手臂砸了下去,一道慘叫之聲傳出,云默身體無力的墜落而下!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