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九零軍嫂人生 > 64.第六十四章
    防盜章,  希望小天使們支持正版

    把門打開,  唐時春用手把耳邊的碎撥到耳后,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的房間有點小。”

    李清夏跟著進去,  落入眼簾的是一間十分干凈又不失溫馨的房間。里面可愛的玩偶隨處可見,  不過都在一定的位置,并不亂。墻上貼著很多手工折紙和飾品,擺出特定的圖案,  讓整個房間都顯得不單調了。

    李清夏一臉的贊嘆:“沒有,  你的房間設計得很好,看起來就很溫暖。”

    對于自己親手設計的房間,能得到李清夏毫不虛偽的夸贊,  唐時春心里瞬間十分開心。

    就這樣說著話,唐時春引著李清夏進到洗手間里洗了臉和手。

    宿舍的洗手間并不大,不過里面收拾得卻是井井有條。在李清夏洗過臉和手后,唐時春又拿出自己的護膚品給李清夏用。

    看著那些瓶瓶罐罐上寫著的各種不屬于華國的文字,  再想想自己家里簡單的雪花膏,  李清夏默了。

    在涂完后,  李清夏感受著這和后世護膚品比起來都不差的感覺,  只能在心里感嘆一句:萬惡的資本主義啊!怪不得人人都想做有錢人,  這種精致的生活,  誰都喜歡啊。

    不過對于唐時春的東西,李清夏也只是期待自己以后也能用上,  至于其他的情緒,  她什么也沒有,  就是那些護膚品,在她用完后也都拋到腦后了。

    出來洗手間,李清夏和唐時春坐到了沙上,她隨手拿起來身旁的一只玩偶抱著,看著墻上精致的手工品,好奇地問向唐時春:“時春,你屋里這些手工折紙和飾品,都好漂亮,是你自己做的嗎?”

    唐時春微微有些臉紅地點頭:“嗯,平時沒事我就喜歡做這些東西。不止墻上的折紙和手工品,這屋里所有的玩偶,布藝品,也都是我自己做的。”

    李清夏一臉驚訝:“好厲害!”

    “其實也沒什么啦。”唐時春拿起一個兔子玩偶,捏捏它的耳朵道:“做這些很簡單,我一兩個小時就能做好一個。清夏,你覺得這些玩偶好看嗎?”

    李清夏點點頭:“好看啊,你做的玩偶,比我在街上看到的還好看。”

    “那你挑一個吧,就當我們第一次見面送給你的禮物。”唐時春看著李清夏道。

    李清夏連忙擺手:“不用不用,我說好看,并不是想要的意思。”

    “我知道。”唐時春對著李清夏柔柔地笑著,把手中的兔子玩偶塞進了她懷里:“是我想要給你的。”

    李清夏低頭看著懷中的兔子,一時間還也不是,不還也不是。還了,會不會讓人覺得她太矯情,不還的話,她拿著又心里不安。

    唐時春看著李清夏一臉糾結的模樣,一下子就猜出了她的心思,拉著她的手道:“如果你覺得過意不去,就也送我一個東西,就當做彼此正式認識的紀念品。”

    聽到唐時春這提議,李清夏知道自己再拒絕就有點過了,所以她抱著玩偶坐在沙上,開始詢問唐時春平時其他的愛好,打算從她的愛好入手送東西。

    “平時還喜歡做什么啊?讓我想想。”唐時春一個個開始數:“看書、練字、畫畫、練琴、繡花、做手工、做飯。嗯,好像也只有這些了。”

    李清夏越聽眼睛睜得越大,她新認識的這個朋友有點厲害啊,這妥妥就是古代的大家閨秀啊,琴棋書畫女工,這是樣樣精通啊。

    不對,還差個棋,她看著唐時春,一臉敬佩:“就差個棋,你就和培養的那些古代大家閨秀會的一模一樣了。”

    唐時春一聽,眼睛瞬間一亮:“啊,對了,我還忘了說棋。”

    李清夏往后一倒,一臉被打擊到的模樣:“現在你說說你還有什么是不會的?”

    唐時春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不會的也很多啊,比如跳舞,我怎么學都學不會,還有唱歌,我五音不全的,體育我也不怎么好。”

    “人無完人,你要是什么都會的話,就是神了。不過就算這樣,你會的那些,也可以吊打很多人了。”

    唐時春搖搖頭:“也沒有你說的那么厲害,如果你和我一樣,從小就學這些,到現在自然什么都會了。”

    李清夏笑笑,沒有再往下細問,因為如果再說的話,就涉及到彼此的家庭了,她和唐時春今天才認識,不適合說那么私密的話。

    在唐時春的宿舍待到中午,李清夏就告辭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剛好碰到蕭柏楠帶著軍訓完的軍人回部隊。

    李清夏想上前和蕭柏楠打個招呼,順帶著問問那次疑似拐賣事件的具體結果。雖然事情過去了那么久,可是她心里還是很關心的,只不過一直沒找到機會來部隊詢問而已。

    可是看著嚴肅地帶著部下的蕭柏楠,李清夏覺得自己是不應該上前的,過去了肯定會妨礙到他的工作。畢竟現在他這么多手下在,她要問的事,還是私底下說比較好。

    這樣想著,李清夏就只是在蕭柏楠扭過頭看到她的時候,對著他笑了笑,算是打了個招呼。

    蕭柏楠顯然還記得她,對著她也點了下頭,不過很快就扭回去了。

    走到部隊后,李清夏就和帶兵的蕭柏楠分道揚鑣了。

    ***

    第二天早上,李清夏在部隊的號聲中醒來,穿好衣服揉著眼去洗漱。

    在她洗漱出來后,剛好碰到準備出去跑步的張祺皓。

    大學現在還沒有開學,不過張祺皓在過了將近兩個月跟著軍人訓練的生活,現在是終于解放了,不用再去跟著在大太陽底下曬了。

    但是他這兩個月養成的習慣還在,讓他一到點就起來了,還準備出去跑步。

    看到李清夏起來,張祺皓拽著她的胳膊就往外走:“清夏,今天跟著哥去跑步吧,跑步對身體好!”

    “哎,哎!”李清夏連忙掙扎:“我不去!”

    可惜的是她敵不過張祺皓的力氣,還是被拉著出去了。

    到外面,張祺皓也沒有跟著其他軍人跑,直接就拉著李清夏圍著家屬院跑了起來。

    不過他還是知道分寸的,知道李清夏是第一次跑步,所以他跑得很慢,確保李清夏能跟上。

    可是就算如此,在圍著家屬院跑了三圈后,李清夏就坐在地上死活不跑了,太累了,她跑得胸口都是疼的,吸一口氣疼一下,根本說不出來話了。

    她沒有算一圈有多少米,不過鐵定有四百米了。

    張祺皓看著李清夏這模樣,神輕氣爽地站在一邊嘖嘖道:“清夏,你這體力可不行啊,得練啊!以后你可是一站就是一堂課的人,就現在這體力,我估計你上幾節課就撐不下來了。”

    李清夏知道自己這種在家連家務活都沒怎么干過的人,確實體力弱。他表哥說的也有道理,若是因為體力撐不住上不下來課,那可就丟人了。

    所以在喘過來氣后,她就看著張祺皓說:“你說的對,我確實體力太弱了。表哥,離你開學還有十天,以后每天早上我都和你一起跑步。”

    “說好了啊。”張祺皓揉揉她的頭:“可別我拉著你跑了幾次,你就不跑了,回來再在我媽那告一狀。”

    李清夏氣惱地瞪了他一眼:“我是那樣的人嗎?”

    張祺皓也覺得這玩笑過了,他表妹雖說比較得他媽的寵,但是確實沒干過告黑狀的事。

    他看著被惹惱的表妹,趕緊伸手拉起來她,連連笑著賠罪。

    李清夏也不是抓著錯誤不放的人,見張祺皓都說了對不起了,也就說了一句下次別說這話了,就揭過去了這事。

    ***

    沒開學,白天李清夏也沒什么事。她初一的教案早就寫好了,不過她不確定這教案真正教起來是什么效果,所以在吃過早飯后,李清夏就想拿上教案去找唐時春,準備在她面前講一次課,讓她看看自己講得怎么樣。

    在去之前,李清夏看到昨天她抱回來的兔子玩偶,又坐了下去。

    她還沒有準備好給唐時春的禮物,現在再過去請人家幫忙,她都不好意思開那口。

    想著昨天唐時春說她喜歡看書,李清夏眼睛一亮,趕緊去自己書架上找她帶過來的一本專門講宋詞的書。

    這本書是她在縣城的書店新買的,是燕大幾個有名研究宋詞的教授新編出來的,她才翻了兩頁。

    不過就是因為她才開始看,這本書是她帶來的所有書里最新的,也是最合適送人的。

    現在讓她去一趟市里給唐時春挑禮物,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不說來回用的時間了,就是要怎么去市里,她都不知道,畢竟她沒有車子。

    而且她剛剛到部隊,現在去讓她小姑幫她找車,這也不好意思這么麻煩她小姑。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