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座山 > 《我有一座山》空間在手應有盡有 第九百一十八章 亮肌肉的采購
    石輝的話音剛落下,趙明明就從門外風風火火的闖了進來,嘴里還嚷嚷著找到了找到了。

    李方義瞪了她一眼道:“都多大了還不知道穩重點,就你這樣的性子以后有誰敢把你娶回家。”

    趙明明一臉小心翼翼的吐了吐舌頭,對李方義笑了笑之后,把手里的一份文件遞給石輝后悄摸的躲在了一邊。

    李方義皺了皺眉頭后又問道:“你不是跟牧歌一起去的嗎?怎么你回來了沒看到他的人啊?”

    趙明明一噘嘴道:“我哪知道他去哪了?從檔案室出來我就沒看到他的影子,你們又著急要資料,所以我就一個人先回來了。”

    “你把他丟縣城你自己開車回來了?”李方義瞪眼問道。

    “那不叫丟好不好。”趙明明爭辯道:“而且是他先把我丟下的好不好?再說了,縣城就跟他自己家一樣,他一個大人還能迷路了不成。”

    李方義深吸了一口氣,伸手虛點著她的腦門,正要說什么,石輝把那個文件袋遞到了他的面前。

    “這個王璇子的身份挺有趣的,你先看看,別著急著訓孩子。”

    李方義先是給了趙明明一個的會再找你算賬的眼神后,這才看起了石輝遞過來的資料,半晌后他抬起頭道:“咱們好像無意間網到一條大魚了。”

    石輝笑道:“大魚倒還算不上,不過是條鯰魚倒是真的,這個王璇子就算沒有參與那么多事,那她也會知道一些我們不知道的內情,或許突破口就在她的身上。”

    李方義想了一下,對趙明明問道:“我讓你找人調的監控看了嗎?有沒有發現那幾個曰本人?”

    趙明明一臉認真的說道:“我找了好幾個同事查看了這一段時間各個路口的監控,都沒有發現那些曰本人的身影,就連交通探頭我都借閱了,也沒有什么發現。”

    “不過爆炸案現場那人的身份已經確認了,他叫岡本一雄,入境時登記的身份是櫻林集團的高級顧問。”

    “高級顧問?”

    石輝沉吟了一下問道:“有櫻林集團的資料嗎?”

    “有。”趙明明干脆利索的把手機掏出來,調出一個文檔遞給了石輝,后者接過來用手指在屏幕上劃開來。

    “不簡單,這個岡本一雄還有另外一重身份呢。”石輝像是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幕后掌控者?”李方義問道。

    石輝點頭道:“唔~差不多也是那個意思,不過像他這樣的人在櫻林集團還有一個,而且在他們倆的背后還各自有著不小的勢力,這是兩大家族合控的企業,怪不得能把生意做那么大呢。”

    “倆家合伙做生意就不怕最后鬧掰了?”王明濤笑問道。

    “凡事都不是絕對的。”石輝抬起頭說道:“很多人或者說很多勢力都經受不起共富貴,但這是在守城階段才有的分歧,而櫻林集團這些年一直在不斷的擴張,就是有那么一些小問題也會被外來問題所取代的。”

    “而且這個櫻林集團并不像外界看到的那么簡單,他們似乎還有著軍方的背景。”

    李明義的面色變了一下,扭頭對石輝問道:“那他們來這里的目的是……”

    石輝嘆口氣道:“任何時期軍工研究都是一個燒錢的項目,所以櫻林集團的業務涵蓋面很廣,幾乎所有能盈利的行業他們都會插上一腳。”

    屋內其他人幾乎同時哦了一聲,下面的話不用說他們都明白。

    李方義想了一下說道:“那他們來此的目的就簡單了,就是沖著于飛那所謂的種植秘方而來的,之前你不是說他農場里的蔬菜都賣出了天價嗎?這要是交給具有國際背景的集團才操作那賺的錢絕對可以翻上幾番。”

    石輝下意識的點了點頭,王明濤遲疑一下問道:“那這個案子咱們還要接著查下去嗎?我總覺得咱們有點助紂為虐的意思。”

    “一碼歸一碼,那些曰本人既然是在咱們這失蹤的,那咱們就有義務找尋他們的下落,這是咱們的職責。”石輝說道。

    王明濤的情緒似乎有些低落,瞄了一眼李方義的神色后,回過頭操控那架遙控飛機向農家樂歸來。

    “還是太年輕啊~”李方義的感嘆似乎意有所指。

    “那咱們接下來要怎么做?”趙明明問道。

    “等。”

    石輝說道:“不是有兩個曰本人已經返回曰本了嘛,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對方就會另外再派人前來,咱們就等他們到來,而于飛一定不會心甘情愿的把手里的技藝交出去,所以他都時候一定會想辦法破局的。”

    “而只要他一動我就能找到他的破綻,不過咱們也不能完全的那么被動,明明到經偵隊找兩個機靈點的女同事,讓她們到民宿里住下,盡量接近一下那個王璇子,最好能打聽出來她的目的是什么。”

    “不過我想這點很難,畢竟對方是專業的商業間諜,我也就不下硬性命令了,讓她們自由發揮,能掏出來多少是多少。”

    “啊!”趙明明有些驚訝的問道:“到民宿里住下?那可是一晚上幾千塊的住宿費啊,這筆費用該由誰來出?”

    石輝的目光落在了李方義的身上,后者苦笑一聲道:“我就知道好事不會輪到我的頭上,但凡是關于經費這一類的事情想躲都躲不掉。”

    石輝哈哈一笑道:“誰讓你是咱們的財神爺來著~”

    李方義剛想反駁一下,卻被外面一陣急促的突突聲給打斷,幾人探頭看去,正看到牧歌滿面怒容的從一輛邊三輪上下來,氣沖沖的向這邊走來。

    石輝跟李方義幾乎同時看向正準備躲起來的趙明明,后者勉強一笑,干巴巴的說道:“我真不是有意把他給丟下的……”

    牧歌的人還沒到,咆哮的聲音卻提前一步傳了過來:“趙明明,你給我出來,把我支使出去替你買雪糕,轉眼的功夫你就把我給丟下了,你的良心是不是讓狗給吃了……”

    趙明明看了幾人一眼,干笑兩聲道:“我要說那是個誤會你們信嗎?”

    “……”

    ……

    “采購?”

    好不容易晃悠回農場的于飛,看到兩個大熱天穿著依舊像是賣保險的人,他詢問了一番后,那是一臉的懵比。

    回過頭看了一眼掩映在大片桔梗花后面的大棚,于飛撓撓頭道:“采購的話你們不應該去找批發商嗎?怎么跑我這來了?”

    兩人中有些微胖的男人對于飛熱情的笑道:“現在誰不知道您家有著最好的有機蔬菜,我們也就是仗著距離比較近的優勢提前一步到來,來之前我們老板說了,只要您能提供給我們那些優質蔬菜,我們給出的價格不會比陸氏餐飲低了。”

    雖這人的回答有些驢唇不對馬嘴,但聽來人提到陸氏餐飲,于飛的腦海里立馬閃過一道亮光,陸少帥之前好像提到過一嘴,他以后所要面對的會是蜂擁而至的采購商,這也是肌肉組成的一部分。

    于飛明了的哦了一聲,不過他很快就苦惱了起來,抓了抓腦袋說道:“我這人比較喜歡干脆直接,我也不跟你們兜圈子了,我這里的蔬菜被陸氏他們給包圓了,如果你們真想要的話,那得等我這邊的產能過剩才行。”

    胖瘦二人組對視了一眼,似乎還從未見過于飛這樣那么干脆兜底的商人,不過胖采購很快又對于飛笑道:“可能我沒有表達清楚我的意思……”

    于飛一揮手道:“我很清楚你的意思,無非就是想用超出陸氏餐飲三成五成甚至于兩倍三倍的價格來收購我的蔬菜,我不是那種有錢不賺的人,但實際情況就是這樣,我這邊根本沒有多余的產能來供應給你們。”

    胖采購的眼睛眨巴了兩下,似乎對于飛說的條件有些詫異,他所持的最高界限就是高于陸氏餐飲的價格三成,沒想到眼前之人連兩倍三倍都提出來了,就這還沒有貨。

    你說氣人不氣人?!

    瘦采購上前來對于飛說道:“我們也知道陸氏是一家連鎖餐飲,他們的日吞吐量很客觀,不過我們沒有要求說非一即二,而是希望于老板能夠在有限的條件下分一些產量給我們。”

    “你要知道我們潤發酒店在周家口那也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大酒店,每日的吞吐量或許趕不上陸氏那么的稠密,但我們走的是精品路線,每一個出入其間的客人都是非富即貴,消費能力那是毋庸置疑的,這對于貴農場的口碑有著很好的帶動效應。”

    于飛微微仰頭哦了一聲,怪不得那個胖采購說離這比較近呢,周家口距離他們這里也就只有三百多里路,比起動輒千把里路的沿海城市肯定算是近的。

    之前于飛接道陸少帥通知的時候,他以為來的會是沿海一帶的酒店,畢竟那邊的收入高,更加注重養生一些,只不過這一段時間沒來人他認為這件事都過去了。

    沒想到現在卻從內陸來了一個酒店采購,還是一來就給自己亮肌肉的那種。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