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如意小郎君 > 正文卷 第五百零五章 砸墻
    唐夭夭坐在床邊,晃著小腿,哼著歡快的小調,秀兒急匆匆的跑進來,問道:“小姐,這是真的嗎?”

    唐夭夭憋住笑,瞥了她一眼,問道:“什么真的假的?”

    秀兒一臉的難以置信:“就是你要嫁給唐公子啊,我剛才聽老爺說的……”

    唐夭夭板著臉,裝作生氣道:“誰要嫁他了,都是他自作主張……”

    秀兒臉上露出失望之色,問道:“那就不嫁了嗎?”

    “那也不行。”唐夭夭搖了搖頭,說道:“他也是為了救我,我要是不嫁,他就是欺君,欺君是要掉腦袋的,我不能不講義氣!”

    “那就還是要嫁了!”秀兒臉上立刻浮現出笑容,問道:“小姐,那我還和你一起過去嗎?”

    “當然了!”唐夭夭揉了揉她的腦袋,說道:“你不過去,誰伺候我?”

    秀兒抱著她的胳膊,靠在她的肩膀上,說道:“我要一輩子都伺候小姐……”

    房間里的唐夭夭喜笑顏開,院子里的唐財主愁容滿面。

    凌武看著他,說道:“我還以為你不會同意,如果夭夭真的嫁過去了,就算是權宜之計,以后還怎么嫁人?”

    “你看她的樣子,哪還有什么以后?以后都是別人的人了!”唐財主揮了揮手,說道:“這可能就是老天爺對我的報應,不過就算夭夭愿意,我也要讓那小子知道,我唐濟的女兒,不是那么好娶的!”

    “什么時候帶她去見見老爺子?”凌武望著唐夭夭的房門,說道:“這些年,他一直在念叨著小怡,看到夭夭,一定會很高興的。”

    唐財主低下頭,許久才問道:“老爺子他,身體還好吧?”

    凌武道:“前兩年就需要人攙著走路了,每天就是曬曬太陽,散散步,看樣子還能多撐幾年……”

    另一邊的書房之中,鐘意看著唐寧,說道:“圣心難測,就算是為了妾身和小如,相公也不要冒這個險。”

    唐寧道:“可夭夭……”

    鐘意道:“妾身了解她,夭夭一定也能理解這件事情的,爹娘那邊,我去解釋,相公去和夭夭好好談談吧。”

    唐寧將她們攬在懷里,說道:“委屈你們了。”

    鐘意靠在他的胸口,說道:“相公也是為了救人,換做是妾身,當時也不會想那么多的。”

    她抬頭看著唐寧,說道:“相公不用安慰我們,還是想想怎么安慰小蔓吧。”

    唐寧低頭問道:“她回來了?”

    鐘意點了點頭,說道:“剛剛回來,現在在房間里生悶氣呢。”

    唐府的內宅和公主府是相通的,唐寧走到內院,推開一處房門的時候,趙蔓鄭坐在床邊,看了他一眼,又扭過頭去。

    唐寧走過去,在她身邊坐下,問道:“怎么了?”

    趙蔓扭過頭,噘嘴看著他,不滿道:“她怎么能插隊呢,明明是我在前面……”

    “這不公平……”趙蔓看著他,委屈道:“李天瀾在我前面,唐夭夭也在我前面,我又變成最后一個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畢竟她是公主,公主總不可能嫁給別人做妾,雖然瀾瀾也是公主,但她的事情,自己可以做主,趙蔓則不行,陳皇是個看似重情實則無情的人,因為政治因素可以毫不猶豫的犧牲掉女兒,只要他們還在陳國,這段感情就永遠不能見天日。

    他們要走的路也注定最為坎坷,畢竟公主不可能永遠不嫁人,前方將要面臨的磨難,還有很多。

    趙蔓靠在他的肩膀上,某一刻,忽然抬頭看著他,說道:“我要你答應我一件事情。”

    唐寧低下頭,問道:“什么事?”

    她看著唐寧的眼睛,說道:“以后不管發生什么事情,都不要丟下我。”

    唐寧知道,因為身份的關系,她的命運向來都不由自己掌控,一直以來都缺乏安全感。

    他將她攬在懷里,緊緊的抱著她,說道:“我以前不會丟下你,現在不會丟下你,以后,以后的以后都不會丟下你。”

    趙蔓閉上眼睛,滿足的說道:“那我就不計較她插隊的事情了……”

    ……

    哄好了趙蔓,唐寧從內院出來的時候,鐘明禮和陳玉賢已經過來了。

    陳玉賢走過來,嘆了口氣,說道:“事已至此,只能先委屈你和夭夭了,無論如何,先度過這次的難關再說。”

    唐寧點了點頭,說道:“我去和她談談。”

    唐寧走到隔壁,沒有看到唐財主,他走進唐夭夭的院子,只有秀兒一個人在。

    秀兒見到他,臉上立刻堆滿笑容,說道:“姑爺。”

    唐寧腳步一頓,回頭道:“你剛才叫我什么?”

    “叫你姑爺啊……”秀兒理所當然的說道:“你娶了小姐,自然就是姑爺了,晴兒就是這么叫的。”

    唐寧揮了揮手,連唐妖精都成為他的夫人了,秀兒的一聲姑爺又算得了什么。

    秀兒笑著說道:“小姐在房間,姑爺你自己進去吧。”

    唐寧走進唐夭夭的房間時,她正一邊哼著小調,一邊收拾著一個小包袱。

    “咳。”唐寧站在門口,輕咳一聲,引起她的注意。

    唐夭夭嚇了一跳,手里的小包袱掉在了地上。

    唐寧走上前,看著她問道:“你還好吧?”

    “你說呢?”唐夭夭撿起小包袱,板著臉看著他,問道:“誰讓你自作主張的,莫名其妙就變成你的三夫人了,你問我的意見了嗎?”

    “抱歉,事情緊急,我沒想那么多。”唐寧看著她,說道:“我明天就去找陛下,讓他收回成命……”

    “收回成命,那你不是欺君了嗎,不知道欺君是死罪啊?”唐夭夭瞪了他一眼,說道:“我唐夭夭可是講義氣的人,為了讓你不被皇帝砍腦袋,就先假裝嫁給你。”

    唐寧怔怔的看著她:“你同意了?”

    “不然呢,看著你被砍腦袋嗎?”唐夭夭瞥了他一眼,又道:“不過,有件事情我要說在前面,雖然我搬到你家了,但我們只是假夫妻,你不許對我動手動腳,也不許冒犯我……”

    她的擔心完全是多余的,這其實是唐寧應該擔心的才對。

    唐夭夭讓他雙手雙腳他都不是她的對手,怎么對她動手動腳,反過來還差不多,仔細想想,如果唐夭夭真的對她動手動腳,他連反抗都反抗不了。

    唐寧看著她,說道:“你放心,不會出現這種事情的。”

    “那就好。”唐夭夭看著他,又問道:“那個宦官說的話是真的嗎?”

    唐寧問道:“什么話?”

    唐夭夭盯著他問道:“就是你說不愿意讓我在大理寺受哪怕一刻鐘的苦那句……”

    唐寧瞥了瞥嘴,說道:“好兄弟講義氣,大理寺天牢又冷又潮,還有老鼠和蟑螂,你能受得了嗎?”

    “算你有良心。”唐夭夭滿意的看了他一眼,伸出手掌,說道:“我們假成親以后,皇帝不會砍你腦袋,我爹也不會逼我成親,我就勉強的嫁給你了……”

    唐寧伸手和她擊了一掌,心道世上的事情還真是福禍難料,明明是一樁天大的禍事,到頭來卻變成了喜事,唐妖精居然成了他的娘子,他以前做夢都不敢這么想……

    唐夭夭看著他,問道:“你笑什么呢?”

    “我沒笑。”唐寧板起臉,看著她,說道:“明明是你笑了。”

    “我也沒笑!”

    “你明明就在笑……”

    “說了我沒有!”

    “沒有還笑!”

    ……

    明明笑了就是不承認的唐妖精惱羞成怒,終于露出了她的本性,一個擒拿將唐寧按倒在床上,騎在他的身上,大怒道:“說,誰笑了!”

    “嗯哼!”

    唐財主站在門口,重重的咳了一聲,看著床上的兩人,臉色陰的像是能擰出水來。

    片刻后,院中,唐夭夭老實的站在他的身后,唐財主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伸手指著一側的院墻,對唐家的幾名下人道:“把這堵墻砸了!”.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