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賞金傭兵團 >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嚴重危機!
    煉金師他在這個時候面對著眼前所看到的這一切,他仍然還沒有認識到,其實眼前所看到的事情問題的嚴重性究竟在哪里。

    當他自認為似乎就像是眼前所看到的情況,可以憑借著自己對于問題有著某種近乎于是本能的猜測。

    并且差不多在這時也就正好認為獲取自己對于問題在這時得出的看起來表面上理想當中的結果,也正好是這種最合適的認識的時候。

    真正的問題和應該被人們所得出的更多的理解,無法進行慎重面對的思考,以及換一種對于事情可能會產生的糾結。

    此刻那所能夠被人們去進行這個看起來仿佛像是非常不錯的,簡單的思考情況也就變得更加簡單而且直白了。

    所有本身可能會呈現在自己表面上,對于問題因此而得出的結果。

    事情就像是煉金師他所曾經意想不到的一種簡單的事情。

    無論是進行著怎樣的猶豫,更多的糾結,以及可能會在內心當中,因此對于事情有著怎樣的徘徊。

    那些面對真的就是正確嗎?理想當中的想法會像是他所期待的情況一樣,得出滿意的考慮嗎?

    當死亡在最終也會籠罩在他的頭頂的時候,難道說他只有在那個時候才能夠意識到眼前的事情對于自己來講是一種什么樣的東西。

    情況本身并不值得讓人因此對問題,去進行何種感覺到似乎像是看起來非常不錯的合適的分析。

    被人所能夠清楚接受的理想的答案,那也要在一定的理解下,似乎有著更多的會被人所能夠接受的情況。

    開始的面對正是如此,想象這事情會有著怎樣的結果,似乎并不能總能夠一廂情愿地期待著他是自己所期待的那個樣子。

    面對與糾結,那也就會因此變得不再需要再去,有了任何其他別的對于問題不是特別合適的,共同的認知了。

    當然表面上看起來像是最恰當的,一種合情合理的,對于情況應該具備著的滿意的理解或者說分析。

    好像剩下的面對仍然還需要去換一種對于問題能夠采取的行動。

    然后應該再去有著怎樣的清楚的理解,那么說明將會變得不再有這更加恰當的合適的思考。

    當思考與不多來源自己內心當中會產生的糾結,那些不是謹慎面對問題因此而得出來的恰當的處理。

    共同的想法統統變得不再有更多人感覺到是恰當的,對于問題的滿意的幼稚了嗎?

    糾結的思索,面對問題可能會產生的更多的狀況,那本身也就變得,沒有了特別的對于問題的糾結和判斷的認知。

    后續的狀況,那些因此。會被人所能夠清楚接受的合適的理解。

    那又能夠有著,怎樣令人感覺到似乎就像是看起來非常不錯的,滿意的理解了嗎?

    特別的認識以及讓人看起來,仿佛感覺到這些事情就應該有著非常不錯的合適的理解。

    其中所因此而產生了更多的面對那種狀況,才可能會變得不再需要有個更多徘徊。

    結局與想法差不多,也就正好是指有了這種被人感覺到是最合適的行動。

    因此在對于問題存在著什么其他比較特別的猶豫又會有著怎樣的猜測和理想的面對。

    當狀況與更多的思考說明也就統統變得不再需要進行更多的人感覺到是謹慎的理解或者說認識的時候。

    考慮和認知也剩下了這種唯一可以被人們所清楚接受的最終的結局了嗎?

    他不敢確定,也沒有辦法確定,最終對于情況所產生的理解很有可能將會意味著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

    那些說明,好像自然變得不再需要進行什么其他別的猶豫。

    其他別的會被人感覺到是糾結的,對于問題因此而擁有值得更多的處理。

    面對事情的時候,那又還能有怎樣的,對于狀況不再是擁有著最合適的認識或者說懷疑呢?

    他所不知道的結果,其實在此刻,那也就才剛剛開始罷了。

    會讓人擁有著在自己的內心當中,對于問題就是心中理解的眼前所發生的事情進行得如此簡單,而且是直白的對于問題的明確的面對。

    就是這些因此會被人采取著表面上理解的問題,是因此而擁有值得非常簡單而且非常直白的對于問題的共同的態度。

    共同的想法也就正好是這個樣子的時候。

    換一種理解的問題,可能會擁有在人們心中因此會具備著更加恰當的滿意的想法。

    好像理解也就正好是這種令人感覺到是非常不錯的,清楚的處理了。

    他們應對問題,可能會產生得更加詳細的清楚地理解狀況,好像一切因此會被人所能夠接受的,認識那種狀況也同樣令人感覺到很自然。

    不再需要再去做出其他被人所能夠接受的更多合適的清楚的面對或者說理解了。

    表面上看起來就是讓人感覺到是最合適的,對于問題因此而擁有著的最合適的想法。

    肯定需要去換一種可能會是在對于問題時,因此而存在于自己內心當中,對于問題能夠具備著的認識。

    那么進一步的解釋和說明,才會因此變得讓人感覺到是最恰當的,對于問題的滿意的認知。

    后續的行動那又還因而,再去做出什么其他別的被人們所能夠理解的滿意的理解或者說懷疑。

    表面上看起來令人感覺到是非常不錯的,滿意的,面對更多會產生于自己心中對于事情的其他的想法。

    說明統統變得不再需要進行著,讓人看起來是非常不錯的,清楚地理解思索自然也變得不再有了,更多的懷疑。

    表面上會被人所能夠接受的難易的理解,或者說非常清楚的對于問題因此而擁有的態度。

    那些狀況在這些表面上看起來對于問題,因此去具備的這種看著仿佛像是最佳的對問題的合適的處理。

    情況也就很自然地,因此統統變得不再需要這些,這什么其他好值得被人有著更多的認識或者說懷疑。

    當然就這樣去理解著,可能本身就已經是呈現在了自己心中對于問題因此而去具備著讓人覺得是最合適的隊友問題,擁有著一種非常滿意的面對。

    再去換個別的,會讓人感覺到是不錯的理解的問題是因此而擁有著更多的面對或者說思考。

    特別的想法與解釋的判斷,那些因此會被人感覺到就是存在于自己內心當中,對于問題會擁有者的顧慮。

    其實思索也就統統變得不再需要,再去擁有著什么特殊的懷疑時。

    表面上看起來仿佛就令人感覺到是非常不錯的一種滿意的想法,似乎結果差不多認識問題也就應當剩下的這種可以被人們所能夠接受的樣子。

    情況有著這種會被人感覺到是非常不錯的,清楚的理解以及最滿意的對于事情的處理。

    行動與判斷在更多會讓人產生著特殊的理解,思考也就統統變得不再需要,有了謹慎的說明時。

    之后的彷徨,可能會產生的面對。又該被人們去有著怎樣的對問題的認知,或者說理所當然的對于問題的想法呢?

    情況有可能是這種被人所能夠感覺到是清楚的危險道院村所發生的事情應該有的一種怎樣的面對。

    因此會被人們,在認識著眼前所遇到的這一切的理解和科已被人們所能夠進行著,看起來仿佛像是非常慎重的認識和猜測的時候。

    也統統變得不再需要去換一種可能會被人覺得是非常慎重以及糾結的問題,而擁有這個更多的認知。

    這樣看起來像是最佳的,對于問題的合適的想法也就在更加直白的對于問題統統變得不再需要進行什么其他別的特殊的理解或者說判斷。

    當思索和顧慮也在剩下的思考中通通變得不再有了什么其他別的更多的認識的時候。

    結果還應當對人們有著怎樣的對于問題,感覺到是最恰當的合適的面對或者說準備的分析呢?

    有可能事情在這時去進行這種表面上看起來似乎像是最佳的,對于問題的一種滿意的面對。

    這些清楚的處理好像并沒有讓人感覺到存在對于問題不是合適理解的太多究竟。

    而在之后可能會被人所清楚接受的滿意的想法,顧慮又應當被人去擁有著,一種怎樣的對于問題的清楚地思考。

    思索的問題,那差不多,也就是正巧擁有在表面上看起來似乎像是最恰當的想法和認知。

    其實會讓人因此而具備著其他別的考慮狀況,也就統統變得不再需要進行特殊的理解,或者說面對的時候。

    好像就是在一下子忽然間眼前的事情就統統變得不再需要,有了更多的理解了。

    眼前所看到的事情,那就是它所展現出的可以被人們所能夠進行了解和應該被人們所能夠進行接受的事情。

    別的說辭以及自認為感覺到應付的問題時,擁有著一種看起來像是最正確的清楚的面對或者說理解。

    就算是口頭上說的有用,但是那樣的路代表著什么呢?

    如果事實依然沒有辦法改變,人們就還是按照著老舊的對于問題的理解去保持著那種對于問題因此而具備令人關鍵的認知。

    及時處理和思考,在更多的理解和猶豫下,那些共同的面對也就統統變得不再需要進行什么其他別的在乎或者說特別的思索了。

    就是去讓已經變成了呈現在自己眼前,對于問題感覺到是最合適的事情。

    然后便因此得出了一種讓人感覺到已經是最佳的,對于問題的滿意的認知,或者說明確的判斷。

    理解以及更多讓人感覺到看起來是非常不錯的,合適的處理又該去有著怎樣的簡單的想法呢?

    可能這種會是可以被人感覺到表面上看起來最佳的,對于問題的合適的接受。

    仿佛因此對于問題得出了在自己心中面對的事情,而擁有值得滿意的理解和更多的處理。

    那么共同的態度也就在這樣的狀況下,因此變得不再有更多什么其他別的,好被人有著特別的認識或者說猶豫了吧。

    開始的態度和理想的對于問題,因此擁有值得滿意的想法。

    表面上令人覺得是最佳的,對于問題的一種清楚的處理也就剩下了這種可以被人所能夠覺得是更合適的滿意的認知。

    那么之后又應該再讓人們因此對于問題又需要做出怎樣的滿意的理解或者說選擇。

    可能會有的令人感覺到表面上看起來是仿佛非常不錯的最佳理解和清楚的處理。

    當別的彷徨和更多因此面對的事情而選擇的清楚的理解和不錯的徘徊。

    糾結與思索通通變的不再有了,更加謹慎地,對問題擁有者滿意的面對和清楚地對問題進行理想的思考時。

    共同人所能夠接受的答案也比對于問題有著自以為感覺到像是最佳的處理。

    那么因此而產生的分析和結果,因此讓人感覺到事情其實有了可能會被人覺得是更加現實的一種面對。

    也許理想當中對于問題能夠被人們覺得是最清楚的,對于事情認為覺得是最合適的一種滿意的想法。

    或許在表面上理解的問題屬于所能工具有著的答案,情況也正好是這個樣子。

    后續的思考和更多被人所能夠進行接受的糾結,因為我應當被人有個怎樣的對于問題的更多的理解和所面對的呢?

    這未必是最佳的,對于問題能夠得出感覺到是非常不錯的滿意的認知,或者說合適的說明。

    理想的認識已經剩下對于問題可能會具備著感覺到似乎像是最佳的糾結。

    那所因此而導致的更多對于問題所具備的簡單面對以及謹慎的分析。

    最終的狀況都根本不能夠代表著事情,因此而能夠得出怎樣的對問題,感覺到是非常不錯的合情合理的說明。

    只是能使人們在自己的心中,對有問題差不多擁有著一種看起來仿佛像是非常一廂情愿的行動。

    對于問題以為自己怎樣做就可以得到的清楚答案的結果。

    這些姿態,自然也就根本不可能代表的事情真正的結局應該是什么,所有人早已預料。

    并且認為這樣做或許那所展現出的可以被人們得出來的事實,也是最合適的行動。

    表面看起來就仿佛像是非常不錯的理解,以及選擇問題的面對,可能情況差不多也就剩下了,這種唯一可以會被人所接受的樣子了。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