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洪荒之證道永生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三章 指點生路
    ...........

    稍稍安撫了二女之后,對這個個性鮮明的兩女,廣成子是說不出的喜愛,這二女乃至凰翎早已成了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就好像溫暖的港灣,梳理這他的心靈。

    毫不夸張的說,這三女是他在世上僅有的羈絆之一。

    她們的一舉一動之間莫不帶給他極大的慰藉,所以他的道心至今都是至情至性,既有人道七情六欲,又有天道太上忘情,登臨天人合一的至高妙境。

    言罷,廣成子面容微微一笑,有些慵懶的朝陳塘關走去,打算繼續干老本行。

    當下,他直接在大街之上擺起攤位,而那招牌依舊和原本一樣,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前面的兄臺請留步。”

    良久之后,周圍前來湊熱鬧的人逐漸散去,場面才寂靜下來,廣成子卻是突然看向了左前方一個空曠的地方,平淡的面容也露出一絲奇異,淡然的道。

    而廣成子目視之處,一個暗淡到無人察覺的人形影子好似聽到廣成子在叫他,也頓下了腳步,轉身看去。

    “道長你竟然能看得到我,不知喚我何事?”

    這道人影,不應該叫做魂魄,也有些疑惑的看著廣成子,他看不出廣成子身上有任何修為,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凡人,可不知為何他能看到自己!

    “不錯,貧道看你血煞沖天,印堂發暗,最近恐有消亡之禍,貧道見你有緣,特有一破解之法,你可愿聞?”

    廣成子看著此人也微微一笑,右指連連掐指,好似真的是一方真仙。

    而此人臉色一變,垂下一絲黑線。

    心里暗道,這道人怎么連鬼都騙,裝模作樣,沒有一點法力,就要給他算命,這不是瞎子摸象嗎?

    “道長抱歉,在下如今陰鬼之身,談何血災。”此人的語氣有些不好,說完便化作一縷青煙離開,不再管后面的廣成子。

    可廣成子接下來一句話便讓他停了下來。

    “被尸祖占了身軀,引領軒轅大軍敗退,有些不甘吧!柏鑒!”

    這個身影正是那以前軒轅手下的柏鑒,因為被人算計奪了身軀,同時顧忌軒轅威勢,所以當年尸祖也沒有做絕。

    僅僅只是將這柏鑒的靈魂封印了,如今不知道因為什么原因解封了,倒也浪蕩無依。

    話音一落,那柏鑒頓時停下了腳步,愣在了原地,那道士口中的話,竟然正合他的情況,而且是分文不差。

    他當下也掐指一算,便立刻感覺自己好像被一種大恐怖盯上了,宛如黑云壓城一般,大劫將至。

    這怎么可能,此人絕不是普通人。

    柏鑒知道自己低估了眼前人,自己看不出修為,不代表人家是凡人,極有可能是比他自己修為精深太多,返璞歸真所導致的。

    這個道人絕對是一個無上大能,修為之高,簡直駭人聽聞,最少也是一位準圣大能了。

    “方才在下有所不敬,還請道長切莫在意,實在在下心灰意冷慣了,形如槁木罷了。”

    柏鑒當下折返回去,滿是苦笑的對廣成子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道。

    “道長有大神通,說小子有災劫,還請破災之法。”

    “貧道與你非親非故,為何助你?”

    廣成子則是淡然的看了柏鑒一眼,緩緩的開口道。

    “這......我!!”饒是柏鑒這個曾經的金仙,再說到這里的時候,也難免有些尷尬,一陣無言。

    是啊!自己只是一個失敗者,現在的他有什么能拿的出手的。

    “你不是軒轅麾下戰將嗎?這樣你只需將你占有的人道氣運讓給貧道,那貧道便幫你,如何!”

    廣成子語氣中滿滿的誘惑,好似能蠱惑人的本心。

    “在下曾經犯下彌天大罪,自知對不起大帝,如今將在下將這氣運舍出,讓氣運外泄,是決然不可能的,我柏鑒如何是忘恩負義之輩。”

    柏鑒直接搖頭道,一臉堅定道。

    廣成子見此也滿意的點了點頭,頂著這沈師的面容,笑著道。

    “你倒沒讓我失望,軒轅這小子選中你,果然不錯,也罷,貧道既然遇見那自然助你力挽狂瀾。”

    說完,廣成子立刻扔給他一塊玉簡,同時右手一拂,淡然道。

    “你且尋一位姜姓人,將這玉簡交于他,皆是自有分曉!”

    柏鑒接過這玉簡,卻是愣在原地,此刻的他卻是被廣成子豪言所鎮住了,竟然稱呼軒轅大帝為小子,這簡直膽大包太,不怕和人皇結下因果啊!

    可還不等他想明白,就看見廣成子的袖子好似遮天之云一般,惶惶籠罩了他的整個視線,不一會兒,他就直感一陣天旋地轉,直接消失在原地。

    “這人倒是運道好,竟然能獲得你的青睞!軒轅那小子眼光的確不錯!”一旁拿著旗幟的紅皖見此也稍稍評價了一番。

    “這小子的確不錯,就是運道差了一些,不過也是一不錯的正神人選!”

    廣成子應了一聲,接著又凝望著那李府的方向,望著那沖天的煞氣。

    “太乙,算是便宜你了。”

    .............

    此刻李府之內。

    正在廂房外面等的焦頭爛額的李靖,突然聽到一陣喧嘩,少頃之后,便有一下人前來稟告。

    “報,總兵大人,外面有一道人求見,自稱是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

    “太乙真人,闡教十二金仙。”

    李靖愣了一愣,旋即才想起這太乙真人的底細,忙的召集下人:“快快快,有請真人!”

    闡教十二金仙之名,李靖自問還是知曉的,其中各個都是在天皇以前得道,更是太初文師廣成子同門師弟,可是真正的福德真仙。

    太乙真人見到李靖,也沒有猶豫,直入主題的道:“貧道闡教太乙,來此特為了李夫人腹中孩兒。”

    “腹中孩兒,哪吒!”

    李靖頓時一驚,面容有些大驚失色道:“真人前來尋我孩兒,不知我孩兒可曾坐下彌天禍事?竟然勞駕真人親臨!”

    李靖雖然說話恭恭敬敬,但語氣中卻是慢慢的舐犢之情,再怎么說這也是他看了三年多的孩兒。

    “呵呵!總兵卻是誤會了,貧道來此絕非惡意!”

    “而是算到你之孩兒與貧道有師徒之緣,所以特來度之!”太乙瞧著李靖這緊張的模樣,拂塵一甩,淡笑一聲。

    “原來如此,那正是我這孩兒三生有幸!”李靖這才松了一口氣。

    太乙見此也不免的有些好笑,不過他也知道這為人父母的博愛,當下他也笑顏以對。

    可還不等他有所反應,廂房之中突然一股沖天的兇煞之氣沖霄而上,將整個陳塘關的天空都熏染成黑色。

    “好兇悍的煞氣,這靈珠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太乙面色驟然莊重了起來,身為大羅金仙的頂尖強者,他還從未在一個孩童之上遇見如此沉重的兇煞之氣。

    這股煞氣越發厚重,竟然不知不覺引動天穹劫氣,將天空的一切光芒都為之吞沒,整個大地陷入黑夜之中。

    “不行,不能讓這股煞氣肆虐人族!!”

    頓時,太乙拂塵一揮,周身玉清玄光流轉,好似柳葉飄絮,幾道天道符文瞬間被雄厚的玉清靈力凝成,化成一方隔絕陣法封鎖整個李府。

    這才堪堪止住這蔓延的趨勢。

    但還不待太乙松一口氣,一顆紅色的肉球直接從這廂房中竄出。

    “嘻嘻!!”

    漫漫的煞氣以這肉球為中心環繞,最后化作一道走獸虛影,這道虛影通體呈現紅藍之色,極其神俊,周身符文流轉有大奧秘,可那眸中卻流轉著濃郁的恐怖兇光。

    那駭人的煞氣直言凝視著太乙,即便是他已達大羅金仙中期的修為都隱隱有種冰冷刺骨的感覺。

    “好小子,端是煞氣沉重,今日看我降你!”

    “轟!!”

    太乙右手一番,一火紅罩子迎風而漲,化作數萬丈籠罩其中,熾熱到極致的神火在其中蔓延,化作九條精致神龍,盤桓九天。

    此寶是為九龍神火罩,乃元始天尊賜下的上品先天靈寶,蘊含火之法則,先天神通三昧神火更是驚艷。

    舉手投足之間,精氣神凝聚,空中火,石中火,人中火三昧神火化為九條神龍,焚天煮海,萬丈山川頃刻間便化為灰灰。

    神火一出,那肉球當下本能的嘶吼一聲,便開始凝聚這黑色煞氣,化作一個黑色圓球,瘋狂抵御這恐怖的高溫。

    “哼哼!獸性的本能嗎?”

    瞧見這肉球打算用肉身硬抗,太乙也不禁搖了搖頭,這三昧神火便是大羅金仙親臨都要避其鋒芒,何況是這剛剛出生肉球。

    可就在這神火淹沒這肉球的剎那,驚駭的一幕發生了。這肉球竟然通體閃爍著玄奧的火紅色符箓,九條神龍竟然宛如石沉大海一般,被這肉球吞噬的一干二凈。

    連一絲波瀾都掀不起來。

    “好家伙,這便是那靈珠子神通嗎?”

    太乙看到自己這九龍神火罩之上靈光能一下子暗淡下來,神情也忍不住驚駭,這肉球竟然直接克制他先天靈寶。

    好似看到太乙捉襟見肘,這肉球直接在他身邊跳來跳去,好似一極其頑劣的小魔頭,看得太乙也不禁一陣扶額。

    也就在太乙僵持不下之際,突然遠方傳出一道長嘯。

    “好濃厚的煞氣,接我一招!”

    “嗡嗡!”

    話音一落,頓時一道白晶色的鋒銳光華直接從遠方直射而來,宛如雷霆般直接擊中這乖張的肉球。

    “這是!!”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