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幽冥巫師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酷刑懲兇
    見葉小花這么說,我冷笑道:“這群人現在給歷橫提供幫助,等將來他做大后,以他的性格,一樣會又轉頭殺掉這些暗黑魔法師。這些異族人士,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東西。”

    葉小花嘆了口氣說道:“這件事恐怕沒有那么簡單,侵入潞城的暗黑魔法師絕不是泛泛之輩,而是西方大陸巫師界當中勢力最大的西方航線集團,這個巫師勢力里的人,基本上都是白色膚色人至上者,真正算是巫師世界的可惡分子。

    所以,他們為什么能與歷橫合作,我覺得非常奇怪。但是有一點兒可以肯定,既然他們出面作為血族戰士的后臺,即便是昆侖玄宮出手,我看都未必能占到便宜。暗黑魔法師的實力,并不比昆侖玄宮差。”

    “照你這么說,歷橫現在的勢力已經發展到了一定規模?”我問道,心里隱約開始變的不安起來。

    “他的血族聯盟,即便放眼整個華夏大陸巫師族勢力,都能掛得上順序,這人真正是個非常可怕的野心家啊。”

    “謝謝你能告訴我他的這個特點。”我沒好氣的又噎了葉小花一句。

    正在這時,屋外吳衛說道:“兄弟,你有個電話打過來。”

    出來后,接過電話,只聽歷橫冷酷的聲音在那頭說道:“方南燕,聽說你回來潞城了,是準備常住,還是過兩天就走?”

    我并沒有想到會是他,愣了一會兒才說道:“這事兒與你有關系嗎?潞城是你的嗎?”

    “我找你不是聊天的,葉小花你見到了?我的意思,想必你也明白了?所以,我希望你能把這個大膽的設想,帶話給巫師科團長。”

    “為什么會是我?你直接找團長,不就得了。”

    “因為你是我的兄弟,這話由你來說,當然最合適不過了。”

    聽著他略帶戲謔的語氣,我頓時火冒三丈說道:“歷橫,你覺得自己現在很厲害了,華夏巫師族第一人了,對嗎?你比軒轅鼎,還要厲害,是不是?”

    “我當然厲害了,尤其是當我再穿上你這件靈鬼戰衣后。燕子,你終于直呼我的姓名了,再過些時間,我猜你會以畜牲來代替我的名字,對嗎?”

    “不用過段時間,現在的你,和畜牲已經沒有區別了,甚至還不如畜牲。”

    歷橫聽罷卻絲毫不怒,發出一陣大笑后說道:“多謝你對我的表揚,不過,咱倆矛盾歸矛盾,這些話你要務必帶到,否則,可能會引起很嚴重的后果。”

    我強自按下心頭的怒火,壓低嗓門說道:“歷橫,你做的這些事雖然不擇手段,但我還能理解,畢竟你也是想成就一番事業,在華夏巫師族揚名立馬。可是,你讓人凌辱葉小花這種手段,未免太下作了?枉你還是個雄心萬丈的人,做這件事的目的何在呢?何況,你勾結扶桑鬼巫,投靠暗黑魔法師。你連一個人的資格,都沒有了。”

    聽了我這句話,他沉默了很長時間,我能清晰的聽見他瞬間變重的呼吸氣聲,過了一會兒,他語調低沉的道:“你說葉小花被人凌辱了?她能說出,究竟是那幾個人嗎?”

    “你這個孫子,是不是最近狂妄到弱智了,這種話都能問得出來,有幾個女人能在被凌辱時,一一看清楚施凌者的模樣和名字,你以為這是相親呢?還是郊游呢?這事兒既然是你讓做的,難道你自己還不知道?”

    “你信也好、不信也罷,我沒讓人欺負她,這也絕不是我的主意。這樣吧,明天一早你們上大合山頂,我會給她一個交代。”

    聽他語氣,這事兒,好像他真不知道似的。

    ……

    經過難眠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我開車帶著葉小花上了大合山。不知道為什么,我并不懷疑歷橫這么做是給我下套,所以,我也沒帶任何人。

    到了大合山頂,只見兩輛吉普車停在空地上,狗熊和兩個人站在其中一輛車子的車頭處抽煙聊天,見到我們倆后,他做了個手勢,只見那兩人打開車門,又下來四個人,這四個人打開后備箱后,每輛車子的后備箱,竟然各有兩人被困得如粽子一般躺在其中,嘴中發出不清晰的聲音,像是在求饒。

    六個人揪出四個被捆綁者,其中還有一人看似是西方大陸人。看來,這人應該是“西方航線的暗黑魔法師”了,他倒不似另外三人那般驚慌失措,而是滿腔憤怒狀,雖然嘴被堵的嚴嚴實實,卻不停的沖狗熊發出含糊不清的吼叫,似乎在威脅著狗熊。

    狗熊冷笑道:“我看你這孫子,還能兇我多長時間。”

    山頂的泥地中被挖了四個坑,這些人將捆綁的四人分別放入坑中,深度正好到每人的脖頸處。接著,他們填好土,將四人身軀四周的浮土拍結實了。

    狗熊對葉小花說道:“班長說了,他沒想到會給小花姐帶來如此大的傷害,也根本沒有想過要去傷害一個女人。這件事,完全是他們私下所為,與班長沒有任何關系,今天把人帶在這里,小花姐看是不是能找出傷害你的人,到時候,班長肯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葉小花剛開始看到這些人,就恨不能立刻上去一人咬下一塊肉來,可聽狗熊這么一說,渾身卻抑制不住的哆嗦起來。看來,殺人對她而言并不是簡單的事情,就算被殺的對象曾經極度傷害過她。

    看著葉小花哆嗦不停,狗熊使了個眼色,只見他身邊的四個人居然各自從身上掏出一把軟鋸,接著,將土里埋著的四人腦袋給活生生的鋸了下來。

    那四人雖然嘴被堵上,但還是發出了極度悲慘的嚎叫聲,我望著那不斷噴擊而出的鮮血,和那四人因為極度痛苦而扭曲變形的表情,再也忍受不住,轉身跑到了一棵大樹前彎腰嘔吐起來。

    而旁邊的葉小花,早被嚇傻了。

    這歷橫,可是真狠啊。.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