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顧景明他問顧盼的話并不是特別愿意的,畢竟自己這一句話問出來的時候,肯定就已經得罪了這一個盼盼的,盼盼雖然并不是一個特別愛斤斤計較的一個人,可是有些時候把你的這一個立場并不明白的話,那么他肯定就會跟你生氣,你要么就直接站在他這一邊,那么你就直接宣布你跟他不是一個陣地的。

    那么當他問出這一句話來的時候,其實他的這一個選擇已經非常的明顯的了,他就是要幫著他的老媽,陳靜柔。

    果不其然,這一個顧盼她在聽到了老爸的這一句話之后,他的臉色就已經變了變。

    他的這一個眼神幽幽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這一個老爸,但是呢,也沒有說一句什么話,反正就是好像對于他的這一個選擇的話,只是有那么一點點的怨言而已,并沒有什么特別大的這一個反擊,畢竟他也能夠知道的這一個老爸,他的選擇到底是怎樣過分,他在內心已經有了一個預知的了。

    這么多年以來,這個老爸他站在自己這一邊幫自己說話的次數真的是太少太少了,這一次他要是能夠站在自己這一邊,幫自己說話的話,那么顧盼,她覺得真的是天開眼了!

    “今天早上他并沒有說什么其他的事情,他最主要的就是說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請假的問題,你們今天早上就在這桌子上面聽的非常清清楚楚的呀,為什么你們就沒有將這件事情給記住了呢?而且他也沒有吩咐我做了什么,其他的事情,今天早上就單單的圍繞著這一件事情,我們發生了一個爭吵!”

    顧盼,她在說這一番話的時候,其實就挺不耐煩的,因為他在這一個老爸做出了一個選擇之后,他心里面就已經感到非常的煩躁的了,但如果不是因為看在自己老媽的這個份上,他可能早就已經甩手而去了。

    “請假的問題?”

    這一個顧景明他倒是沒有說話,而是這一個陳靜柔他聽完了顧盼的這一番話的時候,就很是奇怪的皺了皺眉頭,然后就好像沒想起來自己什么時候說過這樣子的一句話。

    “我今天早上已經說過了嗎?為什么我對這一件事情就真的一點兒記憶都沒有啊?”

    陳靜柔他真的是一點兒都沒有在假裝,反正他就是在自己的腦海當中,根本就沒有搜索得到自己關于請假的這一件事情的任何場面回憶。

    沒有任何的辦法了,既然在自己的腦海當中根本就沒有找到關于讓顧盼她回去請假的這一件事情的話,那么就只能夠將自己的這一個眼光放在他們那兩個人身上了,自己到底有沒有說過這樣子的一句話,相信他們肯定會知道的。

    不過呢,他看了一眼這個顧盼,然后我又覺得這個顧盼她其實根本就沒有必要在這一件事情上面跟自己撒謊,他應該是吩咐過了這樣子的一件事情吧,可是為什么他又一點兒記憶都沒有呢?

    這就真的是非常奇怪的一個現象。

    芳姨他看了一眼這個顧盼,然后再轉過頭去看了一眼這個夫人,她覺得這一件事情上面自己應該是要說實話的,不能夠說,因為夫人她跟自己特別親一點兒,然后就撒謊,所以考慮了一會兒之后,他還是重重的點了點頭,“是的,沒有錯,你今天早上在吃早飯的時候,就確確實實有跟盼盼他說過這樣子的一件事情,所以盼盼他沒有在撒謊。”

    在芳姨他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后。

    這個顧景明他也緊跟著說,“對呀對呀,今天早上在吃早飯的時候,你確確實實就有說過這樣子的一件事情,而且盼盼也問了你要請多少天假了,可是你卻有一點點生氣,并沒有說要請多少天,而是讓盼盼他自己看著辦,說什么事情都不要,讓你來去說才做,而是要自己主動一點點,畢竟這是他自己的這個婚姻。”

    “……”

    得到了他們兩個人的這一個證實,之后顧盼她倒是松了一口氣,他原本以為這一個老爸他應該會選擇否定的了,確實沒有想到他居然還幫自己說了這樣子的一番話,就已經證明了自己并沒有在撒謊。

    所以在這一會兒顧盼,她看自己老爸的這個眼神,倒是有了那么一點點的友好了吧,并沒有剛才那一會兒那樣子的幽怨。

    只不過呢,這一個陳靜柔他倒是有一點點的摸不著頭腦了,他們兩個人說的這一番話居然都是非常肯定的告訴自己,自己確確實實就有這樣子去吩咐過,讓顧盼她去請假,而且照他們這樣子說的話,自己今天早上似乎還跟盼盼他因為這一件事情而吵了一架呢,可是為什么他就一點兒都沒記起來這一件事情呢?

    “不是你們倆確定你們沒有在撒謊嗎?你們確定你們并不是在幫這個盼盼一起在騙我?”

    這一個陳靜柔他還真的是一點兒都不敢相信這一件事情是真的,因為他總覺得自己不可能會丟失這樣子的一個記憶的呀!

    “我可以對天發誓,我沒有在撒謊,你確確實實今天早上就有說過這樣子的一番話。”

    顧景明他倒是第1次覺得自己在說這一個真話的時候,遭到別人的這些懷疑就感到非常的著急了,明明自己就并沒有在撒謊呀,為什么他卻認為自己在撒謊呢,而且在場的所有人都證明了,其實他今天早上就有說過這樣子的一句話,為什么他還要去懷疑所有人的話,而不是覺得他自己的這一個問題呢?

    “……”

    這一下子這一個陳靜柔他真的是沒話可說了,因為作為自己的這一個老公,郭敬明他都已經這樣子說了,他如果還是要去懷疑的話,那真的在場的各位可能都在撒謊,可是如果說他們都在撒謊的話,這一件事情其實真沒必要,他們為什么要撒謊呢,沒有必要啊,而且他們是怎樣子的,一個人的話自己也非常的清楚。

    對于這樣子的一個狀況的話,顧盼她就忍不住要皺眉頭了,他實在是有一點點看不懂這一個老媽他到底在搞一些什么,為什么他好像就非常的疑惑一樣,難道他自己就真的一點兒都不記得這樣子的一件事情嗎?可是他距離這一件事情的發生,只不過就是10個小時左右的時間而已,怎么可能就將這一件事情給忘記呢,而且這一件事情他們還吵過一架,記憶不應該是特別的深刻才對嗎?為什么他居然就忘記了呢?

    這就讓顧盼,她真的是搞不明白的。

    到底是這一個老媽,她她自己在撒謊在演戲,還是真的不記得這一件事情了?

    想到了這里顧盼,她就帶著幾分審視的眼光看著自己的老媽,希望能夠從他的這一個神情,這一個行為上面能夠看出一點點什么來,可是就是讓他失望的是這一個老媽,他似乎真的是忘記了這一件事情呢,并不是在撒謊。

    “真的不記得了嗎?”

    顧盼她還是有一點點的不相信,畢竟這一件事情明明就是他自己吩咐自己去做的,為什么他就忘記了呢?難道這一件事情就那么的微不足道嗎?

    難道就真的不值得他記掛在心里面?

    如果真的是這樣子的話,那么今天早上的那一個吵架就根本沒有必要了呀?

    所以什么樣子的一個情況啊?

    “既然你們都沒有在撒謊的話,那就真的是我自己將這一件事情給忘記了吧。”

    陳靜柔她沒想過明白,但是這一件事情確確實實就是他們所說的這樣,自己有說過這樣子的一個吩咐讓顧盼她去做了,那么自己也沒有必要再三去否定人家的這一番話。

    所以他就只能夠無奈地聳了聳肩膀,這一件事情,確確實實就是自己在這里冤枉了這一個骨盤了。

    “這一件事情不知道為什么,就是我不記得了,所以剛才說的那樣子的一番話,不好意思啊!”

    他這一句話說的有那么一點點的不太好意思,所以耳朵悄悄的就紅了起來。

    畢竟這是他很少數的,跟著一個顧盼她道歉也是自己少數的冤枉來人家。

    心里面怪尷尬的,可是卻不得不這樣子去做,畢竟人家確確實實就一點兒錯都沒有,是自己冤枉了他,如果自己不道歉的話,他肯定就會覺得自己并不是一個是非分明的人。

    “沒事了,不過為什么這一件事情你就不記得了呢?明明就今天早上才發生的事情,你是不是就哪里不舒服,所以才這樣子的?”

    對于老媽他剛剛誤會自己的這一件事情的話,顧盼她倒是沒有多在意,因為這一件事情只要解決掉了就沒什么大問題了,只不過呢,對于老媽他忘記這一件事情但是讓他挺記掛的。

    這真的是太奇怪了。

    對于顧盼的這個擔心的話,陳靜柔她自己倒是顯得非常的不在意了,他笑了笑,然后說:“可能是因為今天跟你老爸他出去過二人世界了吧,然后心里面就想的東西特別多,就將今天早上的這一些不好的記憶都忘記掉了,記住了今天所有發生開心的事情。”

    好像除了這樣子去想的話,已經沒有別的這一個解釋可以說得通的了。

    而顧盼他聽了之后就只是皺了皺眉頭,也認同了這樣子的一個說法。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