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洛氏集團,那么大一攤子應該就夠她忙的吧,哪里來的精力再做演員的工作,而且演員的工作也很辛苦。”

    “因為她暫時并不會真的回歸洛氏,這個消息要保密。”厲子漠薄唇淡淡的勾起,神色十分平靜。

    但越是這樣笑,對厲子漠也多少了解的楊天越是膽顫心驚……

    厲子漠把身上的病號服脫下,“我去趟洛杉磯。”

    “您不住院了?”

    “沒有時間住院。”她那么嫌棄他,應該不會來醫院查崗的,所以他就算離開,她應該也不知道。一個星期后,就回來了。

    “那您的病?”楊天不禁擔心,他其實也覺得厲子漠真的需要住院,徹底的把病治好了。

    厲子漠看了眼腕表,“不用,醫生說了只要按時吃藥,一個星期差不多咳嗽的癥狀也就消失了。現在訂機票吧。”

    楊天只好應了。

    ……

    洛曼溪把《拿煙斗的男孩》掛在了她的畫室里,只要進去她總能看到,而且越看越喜歡。厲子漠這個禮物送的正對在她的心坎兒上。

    她也不是沒錢,只是這東西不是有錢就能買到的。還要對方肯割愛才行,厲子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因為掛了這幅珍貴無比的畫,所以洛曼溪從不假手他人收拾畫室,都是她自己做。或者傭人要打掃,也要她監工才行。

    “媽媽,我想爸爸。”雅雅差不多已經把整個溪閣都逛了個遍,稀罕勁兒消退了不少。想起了住在醫院的那個叫爸爸的生物,就想去看看。

    洛曼溪正在畫一束玫瑰花,抬頭正好看到了那副《拿煙斗的男孩》,想了下,回道:“好吧,讓老麥爺爺煲一鍋湯,下午咱們去醫院探病?”

    “好啊,好啊。”

    ……

    說謊的男人,是會被懲罰的!

    ******

    厲子漠估摸著時間,差不多雅雅午睡結束了,就穿上病號服給洛曼溪通了一個視頻語音。他即便是在洛杉磯每天也都會和雅雅視頻,視頻的時候他身上穿著病號服,看起來就跟在醫院一樣。

    洛曼溪接通了后,直接把手機給了雅雅,“喏。”

    雅雅和厲子漠聊天的時候,說了她們要去醫院看他。

    厲子漠先是愣了下,隨后笑道:“雅雅,醫院里全是病人,如果沾染到麻煩的病毒就不好了。乖乖和媽媽在家,再過幾天爸爸就回去了。”

    雅雅問洛曼溪,“媽媽,爸爸不讓去?”

    洛曼溪當然有聽到厲子漠的話,而且他說的很有道理的,醫院確實不是什么好地方。

    “爸爸既然這么說了,那咱們就在家里等他回來吧,好不好?”

    “可是……我想爸爸。”糯糯又委屈的奶音,聽得洛曼溪心軟,而手機另一邊的厲子漠也一顆堅硬的心,化成了一腔柔水。

    洛曼溪接過雅雅手里的手機,對厲子漠道:“你要不……”

    話頭突然頓了一下,然后對雅雅道:“雅雅,和媽媽一起去醫院看望爸爸好不好?”

    雅雅立刻開心的笑了,“好的媽媽。”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