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貴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 第577章 鹽田
    呵呵……

    他在心中冷笑了,這世上除了那個人之外,還有誰會有如此大的本事,還是挑著他們寧康侯府的命脈而來。

    “侯爺,我們現在要怎么辦?”

    管家也是急啊,這幾乎每一日,他們生意就會損失一些,再是這樣繼續下去,他們就真的要喝西北風了,這么大的府里,如此多的下人,還有的一個只知道衣服首飾,只知道享樂的蠢女人,他們也實在都是要支持不下去了。

    齊遠站了起來,他的向來都是有些無情的片,也是跟著緊抿了幾分。

    我自己親自的過去。

    管家這才松了一口氣,只要侯爺過去了,以著他的手段,想來那些鋪子都是可以保住了,但是,就是可惜了,管家不由的不由一陣心疼,有些東西,那可是絕對的無法保的,比如說那些黑面上的生意,怕是他們就只能忍痛放棄了。

    朝廷明令的都是禁止賭的,還有就是官鹽私賣,而他們寧康侯府的其實最大斂財之地,就是他們一個私有的鹽礦,這一個鹽礦,每一年也都是給他們弄出多少的銀子出來。

    齊遠走了出去,卻是不知道,此時在樹上竟是有著一雙泛綠的眼睛,他走,那兩雙綠色的眼睛也都是跟著不見了。

    齊遠先是將府上的生意處過了,也是將地下錢莊關了,本就是處在風頭浪尖之上,他是很想找到的那個壞他生意之人,甚至都是恨不得將他碎尸萬斷,可是他更是知道,在這樣的一個風頭浪尖上面,如果此事被捅到了皇帝那里,怕是他真的都是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就算是心中再有不甘,再氣急,最后他還是舍棄了這些,等到此事平息了之后,這些地方他可以有一家,就可以有第二家第三家。

    “那邊如何了?”

    齊遠問著自己的護衛。

    而那邊是什么意思,也就只有他們幾人才是知道,這也就是他們寧康侯府最大的秘密,也是他們寧康侯府的底蘊所在、

    地下錢莊,賭坊,還有青樓,不過就只是一些錦花添花的東西,只要有那東西在,他齊遠的手中就可以握有重金

    “侯爺放心,那里一切安好,”一名待衛忙是供手回道。

    “可是安全的?”齊遠再是問著。

    “十分的安全,”護衛再是回道,“里面都是我們自己之人,嘴巴都是很緊。”

    “恩,”齊遠一聽此話,心中到也是放心了不少,不過,就是他的心中還是有些說不出來的不安感,人家都說三皇子多疑,其實他自己的多疑,真是不下于一個三皇子的。

    他站了起來,本身是要回府中的,可是心中卻一直都是無法放下了那里。

    “過去看一次。”

    他落了話,也是鋪平了自己的衣服,就已經準備回去,當然在一路上,他都是十分小心謹慎,自然是也要防著,是不是會有人跟著他,前路渺渺,四周也都是無任何的遮擋,自然的也不可能會有人一路尾隨著他們。

    入夜之時,他們甚至都是沒有住客棧,而是隨意就的找了一個地方。

    齊遠猛然的抬起了臉,也是盯著不遠處的那一棵大樹。

    他總是感覺似是有種一種覬覦感,是誰在盯著他們?

    他對著身邊的幾人使了一下且色,幾人便是明白的輕腳這去,結果什么也沒有,就只有幾只鳥因為驚嚇而是飛走了。

    齊遠這才松了一口氣,可不是不知為何,他的心中仍是有種說不出來了的沉悶,這一路并不郵有多少的輕松。

    平白的失去了那以多賺錢的營生,想來,也沒有人的心中會有什么好受之意。

    洛衡慮,你真的好本事。

    他卡的一聲,折了一根樹支,也是將手中拿著的樹技從中間折斷,“我們就好好的玩一下,到底是是看你道高一尺,還是我魔高一丈。”

    而此時,他并不知道,就在那棵樹上,確實是有一雙眼睛在盯著他的,還是一雙發著綠的,幽靈般的眼珠子。

    齊遠一行人整整在路上快馬加鞭的走了大概的半月左右,到是到了一處地方,這是齊遠在本地所建的一個不小的別莊,這里地處荒涼,并沒有幾戶人家,而這間別院的面積卻十分大,幾進幾出的院子,里面也都是蓋滿了屋子,至于問齊遠為何選在此地建別院,甚至還是大興土木的蓋了如此一座大的宅子。

    不因為別的,也就只是因為此地唯利可圖。

    而此處,大部分地現在也都是落入到了齊遠的手中,這里只有百十來戶的人家,也都是租種著寧康侯府的田地,日子過的不好不壞,省吃儉用的話,到也是可以活的下去。

    齊遠下了馬,令人將馬牽了下去,他也沒有換過衣服,更是的一路風塵仆仆,幾近也是日夜不眠不休的趕路,他卻連眼皮也沒有眨過一下,雙睫微眨間,也都是可以抖落出幾粒塵土出來。

    一扇門被打開,他大步的走了進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當是走進了之后,里面竟是一片白色的鹽田,而白鹽的顆粒,也都是粒粒生白,也是堆在了一起,竟是如同白雪一般。

    “侯爺,這是我們近日所出的鹽,”一位下人連忙的上前,手中也是端了一個盤子,而盤子里面放著的都是白色小顆料的鹽,他伸出手,沾了一些,然后放在了自己的嘴邊,一嘗之下,便是一股子咸味漫止了他的舌尖。

    “到是上品的精鹽。”

    他端過下人送下的茶杯,也是用水漱了一下口,這才又是端起了另一杯,喝了起來。

    “恩,到是不錯,這些鹽也都是上品了。”

    下人連忙的規矩而站,這鹽的品質向來都是有保證的,而且他們走的可都是私鹽,除了這些鹽可以為他們賺到大量的金銀之外,另外的,這里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保密進行,哪怕是這宅子的主人,也都是無人知道是誰?

    齊遠自是一個聰明之人,當初他發現這一塊鹽田之時,就已經給自己的想好了退路,而退一萬步而講的話,哪怕是鹽田之事,被人給知道了,他也都是可以全身而退,當然這么好的賺銀子的路子,他自然是不會的輕易的放出去,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