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七眸 >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整 北帝黎神胥
    最終,蘇云看到了一行,刻痕不深的字跡,明顯是功力不足,無法與他人相比。

    “這種刻痕,距今應該不會太遠?”

    蘇云閃目觀看,上面清晰的寫著:管家后人張繼業入天上人間前留。

    只有他將此山稱呼為天上人間,其余的人都稱之為魔山。

    “沒錯,應該是幾百年前石碑滑落凡間時候進來的!”

    蘇云可以肯定,是天河國的神秘祭司,這種痕跡,距今差不多八百年左右。

    “他修為應該不深,希望不要走的太遠,不然的話,我真沒有保證繼續前進了,那個老梆子到底發生了什么?”

    看到這三十幾人各自留下的字跡,皆包含道韻,蘇云就知道,此地比他想象的還要可怕。

    他有一種直覺,這些人都沒能活著出來,全都殞落在了里面。

    “這無盡歲月來,共有三十七人在此留名刻字…”

    蘇云認真比對后,認為六萬年前北黎大帝黎神胥最強大,其次就是三萬前的棲霞圣女沐顏。

    “黎神胥留下的字跡過去六萬年了,還有道韻在彌漫,真不知他恐怖到了何等地步,比如今的北黎大帝黎尚強大多少?”

    不過,他倒也不是多么震驚,當中的第三高手,當屬散修李牧,那些字跡宛若有生命,如蓮葩搖曳。

    最弱者自然是張繼業,他是管家后人,這么多年只在天河國做個神棍般的大祭司,別人都是憑實力進來的,應該只有他是靠管家留下的后門進來的。

    “張繼業,張老兄,你不可不要走的太遠,我們兩個都是投機取巧進來的,趕緊讓我尋到那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蘇云心中嘀咕,諸多強人都稱呼此地為魔山,一去不返,他可不認為自己能夠強過他們

    “唯一讓我安心的是,張老兄修為實在不咋地,憑我我這個帥氣的面容,強過他就應該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綠色的洞府,地形復雜,似是天然的石洞,又像是采掘靈石,遺留下來的古礦。

    紫天上人間內部,有迷蒙的綠華流轉,并不是多么暗淡,給人以朦朧的感覺。

    蘇云深一腳淺一腳,走過幾處院落,向前走去,越來越心悸。

    就在天上人間深處,像是有一股可怕的魔性的力量在召喚他,竟讓他難以抗拒,忍不住朝一個方向走去。

    “怎么會這樣?”

    蘇云咬破雙唇,讓自己清醒,同時運轉《仙引》所記載的玄法。

    “這天上人間內到底有什么東西?蓋無敵那個老家伙難道入了輪回嗎,怎么讓著里變成這種烏煙瘴氣的東西!”

    在這一刻,蘇云的萬靈真體,表現出了自己的不凡,體內萬種靈氣似有覺醒跡象,萬種血脈如萬物之靈,彌漫出神秘的光華,將蘇云籠罩。

    同時,籠罩在外面的紫光與金光也有點點光彩流動,表現出了它的靈性,那種魔性的召喚,頓時減弱了。

    “完了,幾百年前的那位張老兄一定被召喚進去了,我想尋找那個秘密的話勢必比登天還難。”

    蘇云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心中涌起強烈的不安:“那種魔性的力量,難道是上古前的生物發出的嗎”

    綠色的洞府,溶洞無數,院落無數,非常不規則,蘇云險些迷路,他咬了咬牙,繼續前進了一段距離。

    他寄希望于張繼業實力低微,走不出去多遠。

    在這一刻,蘇云體內的那團鴻蒙紫氣,不知道為何,自動浮現而出各種道韻,相伴在他的身邊,迷蒙霧氣將他籠罩。

    “看來,我進入了大兇大惡之地,體內的堅不可摧鴻蒙紫氣受激,而出現了這樣的反應。”

    不久后,蘇云連續發現了十七具白骨,全都閃爍著玉質光澤,一看就是絕代強者所留。

    毫無例外,他們的死因相同,頭蓋骨上清晰的指洞,一擊斃命,神識粉碎。

    “這是?”蘇云轉身就走。

    無盡歲月來,總共有三十七個人先后進來,走到這里就死去了十七人,還只是外圍而已,實在太危險了。他是來搏機緣,而非搏命。

    “張繼業修為低下,怎么沒有見到他的尸骨,有玉質光澤的白骨絕不可能是他。”

    突然,那種魔性的召喚力量,有強盛的了一些,葉凡快速向回奔跑。

    “不用逃,你暫時是安全的!”

    突兀的聲音在蘇云耳畔響起,讓他心中震驚。

    “你是誰?”

    那個聲音來自另一個方向,不是天上人間深處的那種魔性力量,非常虛弱,似乎隨時會斷氣。

    “說話,你是誰?”葉凡追問。

    “北帝黎神胥…”虛弱的聲音,徼不可聞,根本不連貫。

    但是,這五個字聽在蘇云耳中,卻如天雷一般震耳。

    一個踏入圣人境的大帝,他還活著……

    北帝黎神胥,這五傘字如劃空而過的驚雷,撼動人的靈魂,讓蘇云他真的有些不敢相信,此地有活著的修者,而且是一名踏入圣境的大帝。

    “六萬年!”他想到了外面的刻字,大概為六萬年前所留。

    按照古籍記載,修者踏入圣境之后,便可遮掩天機,可以活無數歲月,生命力極其悠久,很難坐化死去。

    “走了,是這樣!”

    蘇云瞬間相通了,這是一個踏入圣境的大帝,應該還有北黎天朝的國運加身,因此才能被困六萬年后還活著。

    當一個帝王踏入圣境之后,便可稱為真正的大帝,而不是如今被人尊稱的大帝。可以活過漫長的歲月,足可以守護一個仙國數萬年,達到極度鼎盛的地步。

    “我相遇了一個東淵大帝!”

    蘇云心中微微吃驚,這可是名副其實的大帝,這么多年過去了,他很少見多一個被仙國因果加身還能修成圣人境界的帝王,想來應該有不凡之處,南宮老鬼還真有兩下子。

    北黎天朝若是得知,有一個先人在此,還是踏入圣境的大帝,恐怕一定會發瘋,動用一切力量援救。

    “這真的讓人難以相信?”

    從另一方面說明了天上人間的可怕,一個東淵大帝被圍在這里,苦苦熬到現在都無法逃走。“你過來…”

    蒼老的聲音分外虛弱,仿若隨時會斷氣。

    蘇云尋辨方位,沿著蜿蜒曲折的巖洞,向前走了十幾步,然后停了下來,道:“黎神胥,你在哪里?”

    “我在前方…”北帝黎神胥微弱的回應。

    ”看在南宮老鬼的面子上,說吧,我能幫上你什么嗎?”

    蘇云站著不動,在巖洞內以神念傳音。

    可是,在洞府深處,一片安靜,過去很久都沒有任何回應。

    “小輩,你怎么了?沒死就吱一聲…”

    直到半個時辰后,那虛弱的聲音才再次傳來,道:“我油盡燈枯不能總是傳音。小友,你是誰,你認識我師尊?”

    縱然是強大的大帝,被困六萬年,也難以熬下去了。

    如果換成其他修士,恐怕早已是歸于塵土,腐朽數萬年了。

    “你的境界是?”神王姜太虛問道。

    “鴻蒙境界。”葉凡略微思索,如實回答。

    “你效仿上古圣賢修單一秘境?”北黎大帝追問。

    “小輩,這么快就本帥哥?本帥哥不知如何修單一秘境,如今只是正常的鴻蒙境。”

    一聲重重的嘆息傳來,似乎無比的絕望,像是抽走了大帝的所有力量,好長時間他都不再出聲,沒有任何話音。

    “小輩,你沒事吧?”葉凡詢問。

    又過了半個時辰,對方像是攢夠了力量,非常失望,聲音落寞,顯得死氣沉沉,道:“你太弱了,又有些大言不慚,鴻蒙境不可能認識我師尊的。”

    蘇云沒辦法搭茬,顯然黎神胥被困在這里太久,忘了很多事,至少暫時沒有記起他。

    “你修為如此低微,是怎么進來的?”北帝黎神胥很不解。

    “本帥哥境界高深,自有護體之法,堂堂正正走進來的,進這里很難嗎?”

    “八百年前,有個渚澤境的修者得先祖庇佑才進來,以為整個天上人間都是他的,看來你比那個人還有狂妄,哎…”

    “小輩,你見過那個人,他去哪里了?”蘇云問道,他為那個未知的秘密而來,本欲放棄了,此刻又生出了希望。

    “死于魔山…深處…”黎神胥話語時斷時續,很難與他正式交談,每說一句話都要等上一段時間。

    “我能夠到達那里嗎?”蘇云追問。

    “不知。”北黎大帝不愿多說,每句話都會燃燒他部分精力,每次在這個過程中,蘇云看似平靜,但心中卻波瀾起伏。

    未知大秘固然是瑰寶秘籍,可眼前的北黎大帝則是一部活著的秘辛,掌握有種種無人可知的秘密,似乎更有趣。

    “能進到這里的鴻蒙境,果然有些意思?我記得上次見到這么有趣的鴻蒙境,還是七萬年前。那年,我與師弟…”

    北帝黎神胥自言自語一會,突然停了下來…

    蘇云心中一動,道:“事實上,我就是那個鴻蒙境,只是你不相信罷了,這次想起本帥哥了吧?。”

    虛弱的黎神胥沒有回應,似乎陷入了沉睡中,再無任何聲息了。

    這一次,足足過去三個時辰,黎神胥才再次出音,道:“雖然…你上前?,我教你?…”.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