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天降橫財(都市棄少) > 正文 第八百一十六章 反目成仇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怎么可能!”

    就在孔修把話說完時,一直沉悶不語的孔不語忽然大叫一聲,他滿眼充滿了不可思議地盯著孔修手里牽著的那條捷克狼犬,臉上的肌肉扭曲,就好像,見了鬼一樣。

    “是不可能,本來按照您的吩咐,這條狗早在那天晚上,就該被處理掉了,不過我這人沒有別的什么愛好,就是愛狗如命,尤其是這條捷克狼犬,當初買他,幾乎花了我半個身家,也陪了我五年,就算是我死,以不會看著它替主人做完事,還被你們給活活打死……”

    孔修的語氣很平淡,卻不妨礙它變成一顆驚雷,落在了聚龍廳前的廣場,隨即猛然炸開!

    “什么意思?”孔震盯著孔修,低聲問道:“什么叫替人做事,然后被‘你們’活活打死?替誰做事,這個‘你們’又是誰?你說清楚。”

    “沒什么可說的,孔修作為孔家一個吃白飯的,平時什么都不做,就知道吃喝玩樂養狗,他這個時候出現,能有什么好事?老三,你可不要被這些人給懵逼了,他們說的話如果你都信,那么我們這多年的努力,可都要白白……”

    “你給我住嘴!”

    忽然!

    孔震猛然扭過頭,竟然露出一張猙獰奪目的面孔!

    他的五官早已經隨著孔修的話而扭曲,整張臉血脈噴張,雙眼通紅,宛如一只深夜里的猛獸,死死地盯著盯著孔不語,抬起手,指著他道:“你,閉嘴!”

    然后,又將手指向孔修,“你說!”

    “沒什么可說的,想必事情當時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現在應該也能猜得到,三個月前周一的那天晚上,是五爺親自找到我,要借我的狼犬用一用,本來他是想自己借走的,但是他低估了捷克狼犬的野性,半路咬死咬傷了好幾個手下,不得已才打電話叫我過去,地點在東郊倉庫,但是我只是負責把狗領進倉庫里,然后再把它給帶出來,其中過程是什么,我看不見,自然也就不得而知了。”孔修淡淡說道。

    孔震聞言,兩只手已經攥的跟爆豆一樣,“咯嘣咯噔”炸響!

    “一派胡言!”孔不語聞言勃然大怒,拿手指著孔修,呵斥道:“你不要在這里信口雌黃!我什么是時候晚上去找過你,還找你借狗去東郊?你不要在這里胡說,當心說錯了話,家規不饒你!”

    “我說了,讓你給我閉嘴!!”

    猛然間!

    孔震忽然彎腰一把將地上的那把槍撿了起來,直接抬手將槍口沖著孔不語,直接扣動扳機,一槍就打在了他的腿上!

    “啊!!!”

    孔不語也沒有想到一向對他言聽計從的孔震,居然會忽然對自己開槍,措不及防,及時被子彈擊中了大腿,整個人當即跪在了地上,抬起頭,看著孔震的目光,充滿了震驚。

    “你閉嘴!”

    孔震再度寒聲說道。

    “你繼續。”他轉過頭,再度將目光落在孔修的身上,低聲開口說道。

    “好。”孔修點點頭,眼下的局面雖然緊張,但是他畢竟是孔家人,見過不少的大場面,同樣閑云野鶴慣了,不在乎什么名利地位,誰也威脅不了他,在孔家里一直保持非常中立的位置,也這正是因為如此,孔震才會對他的話如此信任,直接對孔不語開槍。

    “捷克狼犬,向來是以活物才飼養,以保持他的野性和兇殘性,也就是說,其實他是一頭被當做狗來圈養的野狼,這是它名字的由來,那天晚上我雖然沒有目睹倉庫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但是慘叫聲音還是可以聽得見的,而且事后我去倉庫里領狗,也看到了一具面目全非的尸體,我不認識這個人,畢竟被咬成了那樣……”

    “好了,你不用再說了……”

    孔震無法再聽下去,自從方天死后,這么長時間以來,兒子尸體的慘狀,沒有一天不像噩夢一樣侵吞著他的每一個夜晚,他根本不能去想這件事,否則就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否則他當初也不會那么不竭余力地要將沈家和秦凡置之死地,結果卻沒有想到,這一切,竟然都是孔不語所為!

    事到如今。

    孔震的情緒,反而平息了下來。

    他臉上猙獰的表情開始恢復如常,深深吸了口氣,轉過頭,看著一旁跪在地上的孔不語說道:“你不是想解釋嗎?現在給你解釋的時間,你告訴我,孔修的話是不是真的,如果不是,那真實情況,又是如何呢?”

    孔不語沒有說話,他本意幾十年來的嘔心瀝血,苦心經營,所有的結果都會在今天晚上收獲。

    卻沒有想到,這一切都成為了別人的嫁衣。

    他從一開始就步入到了一個陷阱,一個由“四大惡鬼”聯手布置的天大陷阱!

    可是他們是什么時候開始注意到自己,又是什么時候開始布置的這一切,他卻一點也不知道。

    “好啊,真是好啊,沒有想到,孔信真是好本領,連‘四大惡鬼’這種祖宗級別的人物都能請出山……這在孔家和龍幫的歷史上,簡直就是千載難逢的盛事……但是你們剛才在宣讀罪名的時候不要忘了,我孔不語能走到今天,也不是靠著自己一個人孤軍奮斗,我孔不語,也是有靠山的……”孔不語低聲冷笑,和之前驚慌的模樣,完全是兩個樣子。

    “怎么,你想承認,你和古家族之間的事情了?”黑影問道。

    “不不不不,這怎么可能?”

    孔不語冷笑,然后抬起頭看著面前的這些人,譏諷道;“各位都是大人物,想必也都清楚,污蔑古家族違背條約,插手外界的事情,到底是什么罪名?不要忘了,云家人,現在還在聚龍閣呢,如果讓他們聽見,你們為了鏟除異己,而把臟水潑到云家的身上,到時候死的,可不只是我一個,今天在坐的各位,恐怕一個,也不能活著出去!”

    “云大管家,你現在不出現,還準備等到什么時候時候呢?”

    忽然,就見孔不語竟然硬撐著被子彈打中的一條腿,緩緩從地上站了起來,眼神輕蔑地看著眼前眾人,張開口,大聲呼喚云家人的名字!@.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