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穿越之聯姻公主不好惹 > 第33章 裝傻充愣
    “我想,幫他們一起抓住那個壞人!”蕭寶曼一臉的正氣,繼續開口說道:“我想知道,那個人這樣做的目的是什么!”

    “而且,拓跋恪,你自己心中,對這個案子,已經有了一部分的了解了,為什么,你就不能幫著知縣大人,還有全青州城的百姓,來處理這個案子呢?”蕭寶曼一臉的正氣凜然,“現在,你是對這件事情,最了解的人了!”

    “我還有正事要做!”拓跋恪對于蕭寶曼的堅持,心中有些動容,但是,他卻知道,如果繼續留在青州城里面,將這件事情的內幕,給一點點兒的揭開的話,那么,自己的抓蕭寶曼的目的,也會暴露在蕭寶曼的面前,他不能讓蕭寶曼知道真相,即便,他不可能瞞著蕭寶曼一輩子,但是,能遲一日也是好的!

    “難道這就不是正事嗎?”蕭寶曼很是氣惱,“這里的百姓,都快沒有辦法好好生活了,眼下,幫助他們找個那個犯人,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拓跋恪看著蕭寶曼,滿心的堅持,心中有些動搖,不知道該怎么去規勸!

    “我不管!”蕭寶曼也是個任性的人,她很是堅定的開口,說道:“明天,要走的話,你就自己走吧,反正我不走,我一定要抓到那個犯人!”

    說完,蕭寶曼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拓跋恪看著蕭寶曼的背影,突然覺得,這樣的蕭寶曼,跟以前的自己,有些相似,那個時候的自己,也是這樣的任性,天真,對任何事情,都十分的執著!

    可是,在不知不覺中,他竟然變了,變得那么冷酷無情,更或者說,他之所以這樣,也只是為了,讓自己覺得,自己是一個無情的人吧!

    生在皇家,怎么可能,一輩子都這樣天真呢?

    實話實說,如今,北魏皇帝拓跋宏,身子骨兒已經不再硬朗,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可能會一命嗚呼了,拓跋恪想要皇位,他想要被冊立為太子,但是,北魏自古傳下來的立法,在冊立太子一事上,一向都是殺母立子,他想要皇位,可是,他卻不能,看著自己的母親,就這樣被刺死了!

    或許,正是因為面對種種的事情,讓拓跋恪再也不能,像蕭寶曼一樣開心快樂了吧!

    清晨

    蕭寶曼早早地起床,但是,她并沒有收拾東西,而是是平時一樣,來到了院子里面,吃著已經準備好的早餐!

    沒有多久,拓跋恪也慢慢的,從房間里面走出來,遠遠的,他便看到了,正在吃早餐的蕭寶曼!

    “參見二皇子!”一旁侍奉的奴婢,趕緊對二皇子微微躬身行禮,然后,擺放好了碗筷,請二皇子用早膳!

    然而,蕭寶曼就仿佛,根本沒有看到拓跋恪一樣,只是專心致志的,吃著自己面前的飯菜!

    “見到我,都不知道要行禮了嗎?”拓跋恪坐穩了身子,看著沒有打算理睬自己的蕭寶曼,淡淡的說著!

    “參見二皇子,二皇子早安!”蕭寶曼無奈,只能看向了拓跋恪,露出了一個勉強的笑容,虛假的行禮問安!

    “還從來沒有人,敢在我之前,就已經開始用膳的!”拓跋恪看著無禮的蕭寶曼,真是不知道,該怎么責備她是好了!

    “二皇子要用早膳啊?”蕭寶曼一副很是驚訝的表情,開口說道:“我還以為,二皇子一大早,就要開始趕路去平城了,哪里還有功夫,來用早膳啊?”

    “誰跟你說,我要今天趕路的!”拓跋恪聽著蕭寶曼的話,心中覺得很是好笑,原來,這個家伙,還在因為自己要馬上趕路的事情,而生氣呢!

    “就是昨天晚上,你自己說的啊?”蕭寶曼聽著拓跋恪的話,趕緊抬起頭,問道:“難道,你連自己說的話,都給忘了啊?”

    “是嗎?”拓跋恪干脆裝傻充愣,看向了一旁侍奉的婢女,開口說道:“我有說過這樣的話嗎?”

    “奴婢并沒有聽到過!”那個婢女趕緊低垂著腦袋,回應著拓跋恪的話!

    蕭寶曼看著拓跋恪的樣子,這才想起來,原來,拓跋恪將自己的話,都給聽進去了,他不會再急著趕路了!

    “哈哈!”蕭寶曼很是高興的笑了笑,然后,她用力的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我想起來,原來,我也并沒有聽到過!”

    “快吃早膳吧!”蕭寶曼說著,趕緊夾了一些青菜,放在了拓跋恪的面前,開口督促道:“吃些青菜,對你的傷口有好處的,多吃點兒!”

    “呵呵!”拓跋恪看著面前的蕭寶曼,竟然這樣的善變,覺得十分的好笑,這樣的蕭寶曼,真的很可愛!

    “別笑了,趕緊吃飯吧!”蕭寶曼看著笑呵呵的拓跋恪,開口催促,說道:“趕緊吃飽飯,咱們過去知縣大人那邊,去看看這個案子,有沒有什么新的進展吧!”

    “好!”拓跋恪沒有辦法,只能輕聲應著!

    說著,蕭寶曼便開始大口的吃飯,三兩口便解決了一碗飯,然后,趕緊漱口,一切準備好之后,一臉天真的看著拓跋恪,開口說道:“我吃飽了,你趕緊吃吧!”

    “你怎么這么著急啊?”拓跋恪對于這樣的蕭寶曼,實在是覺得很是無奈了!

    “我比你來得早啊?”蕭寶曼開口,說道:“明天,你早點兒起床吧,咱們一起用早膳!”

    拓跋恪抬起頭,看著面前很是真誠的蕭寶曼,拓跋恪長了這么大,他還從來都沒有,被一個女孩子邀請,一同共用早膳的呢!

    “你看什么啊?”蕭寶曼看著,面前的拓跋恪有些走神,而且,還一直都盯著自己的臉,不禁有些不自在,她擦了擦兩頰,開口問道:“我的臉怎么了?有臟東西嗎?”

    “沒有”!拓跋恪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他趕緊低垂著腦袋,一邊用著早膳,一邊淡淡的開口,說道:“你如果很是好奇,案子的事情,那么,你不如,就先自己過去看看吧!”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