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穿越之聯姻公主不好惹 > 第35章 守衛嚴密
    “這些衙役,都是男人!”知縣大人覺得蕭寶曼的話,很是不妥,他開口糾正,說道:“先不說人數夠不夠的問題,就是那些姑娘們的清譽,也是要維護的啊,那些衙役,如果進出了那些姑娘們的家中,你讓她們以后,還怎么嫁人啊?”

    “是我疏忽了!”蕭寶曼著實沒有想到這一點兒,古代的人,思想都是十分保守的,別說讓陌生男子,去到他們家中了,就是那些姑娘,和陌生的男子見上一面,那都是要被定罪的,鬧不好,這一輩子,恐怕都嫁不出去,只能孤獨終老了!

    “這可怎么辦啊?”知縣大人一臉的愁容,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我又一個好辦法!”突然,蕭寶曼想到了一個辦法!

    “什么辦法?”知縣大人一聽,便立即來了興致,趕緊追問著!

    “那個罪犯的目標,無非就是對那些妙齡的少女!”蕭寶曼很是得意的開口,說道:“我們可以想一個辦法,將那些妙齡少女,都給聚集到一個地方來,到時候,再找些人,嚴密的看守著,那樣,不就能夠保證他們的安全了?”

    “說得容易!”知縣大人聽了蕭寶曼的話之后,剛剛膨脹起來的興致,一下子便消失的無影無蹤了,“把他們聚集到一起,還不是要讓那些衙役們,來給看管著?再說了,想要找一個合情合理的理由,是那么好找的嗎?”

    “當然好找了?”蕭寶曼似乎早就想過這一點兒了,她繼續開口,說道:“可以讓知縣大人,您的夫人前來開口啊,就說,是要準備一件衣服,想要整個青州城里面,繡工最好的姑娘來做,同時,便可以趁機,讓那些妙齡少女們,一同來到了知縣府里面,用繡工做考題,來一較高下!”

    “舉辦一個繡工大賽!”知縣聽了蕭寶曼的話,不禁開始思索著,“這樣,可以用正當的理由,將那些女孩兒們,都給請到知縣府里面來,還能讓夫人來照顧他們,至于那些衙役,只需要在墻外面守著,不準許其他不必要的人進去就是了!”

    “這的確是個好辦法啊!”知縣大人看向了蕭寶曼,直接豎起了一個大拇指!”蕭公子,你可真是聰慧過人啊!“

    “呵呵!”蕭寶曼羞澀的笑了笑,她伸出手,撓著腦袋,說道:“哪里啊,我都是受了知縣大人您的啟發,也不過,及時跟在您的后頭,拾人牙慧罷了!”

    “蕭公子客氣了!”知縣大人也顧不得和蕭寶曼客套,便直接將這件事情,分配給了手底下的衙役們,并且,要求一天之內,必須要把這些事情,給做好了,爭取,今天晚上,就得讓那些姑娘們,都進入到知縣府內!

    不得不說,這些衙役們的速度,還真的很快呢,只是到了下午時分,那些女孩兒們,便一個個的,都帶著行李,來到了知縣府內!

    大概,大家也都知道,外面的世界不安穩,也只能趕緊回到知縣府里面,這里才是最安全的!

    院子里面,站滿了帶著行李的女子,蕭寶曼站在院子前面,看著這些剛剛入府的姑娘們,心中十分的得意,這可都是她想出來的辦法啊,看來,蕭寶曼還真的,有做偵探的潛質呢!

    “這是怎么回事?”

    突然,拓跋恪從房間里面,慢慢悠悠的走了出來,結果,一出來就看到了,這滿院子的女子,不禁滿是疑問!

    “都是我的注意!”蕭寶曼見拓跋恪出來了,便趕緊上前,一臉的炫耀,“是我給知縣大人出了主意,舉辦一個繡工大賽,這樣,就可以把整個青州城的姑娘們,都給聚集到知縣府,這樣的話,那個賊人,也就沒有機會,去傷害這些姑娘了?”

    “你就這么確定嗎?”拓跋恪雖然不太看好這個辦法,但是,既然都已經開始阻止了,也就沒有再多說什么!

    “那當然了!”蕭寶曼一臉的信誓旦旦,“整個院子的外面,出動了知縣府里面,所有的衙役,他們已經把整個院子,給圍的水泄不通了,就算是一只蒼蠅,也休想飛進來!”

    “這樣一來,那個賊人,自然就沒有了機會!”蕭寶曼繼續開口,說道:“而且,只要有人發現,在知縣府外面,拍回的陌生人,直接抓起來,十有八九,就是那個賊人了!”

    “怎么樣?我很聰明吧?”蕭寶曼一臉的得意,似乎,正在等待著拓跋恪的夸贊!

    “還是先看看,能不能平安度過今晚再說吧!”然而,拓跋恪卻并沒有,對蕭寶曼的意見,做出任何的評價!

    “切”!蕭寶曼白了拓跋恪一眼,然后,堅定的開口,說道:“你肯定,是在嫉妒我的聰明才智!”

    “還有,你現在穿的是男裝,就是一個男人!”拓跋恪突然看向了蕭寶曼,很是嚴肅的開口,說道:“這里的人,都是女性,男女授受不親,我們還是少出入這里,回自己的別院吧!”

    “你說的是你自己!”蕭寶曼卻絲毫都不在意,“你是個男人,可是我不是,就算,我穿的是男裝,我也不能是個男人啊?”

    “住口!”拓跋恪聽著蕭寶曼的話,下意識的,伸出手堵住了蕭寶曼的嘴巴,示意讓蕭寶曼趕緊閉嘴!

    蕭寶曼有些不能理解,她一下子,便推開了拓跋恪,然后,開口問道:“你干什么啊?我說的又不是謊話!再說了,你剛剛用手,碰到了我的臉,難道,這不是男女授受不親嗎?你這樣做,也是毀了我清譽的!”

    “你自己看著辦吧!”拓跋恪看著蕭寶曼,那一臉理直氣壯的樣子,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然后,他只能淡淡的開口,說道:“反正,你現在的這一身裝扮,在旁人看來,就是一個男人,如果,你隨意出入這里,那么,旁人也只會認為,是你,破壞了,這些姑娘們,身上的清譽!”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