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天地道術 > 第九章:第一個委托
    洗完澡,云飛換上整潔的職業裝,五官不是特別英俊,但是特別帥氣。不迷人但是很吸引人,他的氣質是回味型的。

    大概是云飛救了凌燕的原因,凌燕看到這個男孩就是特別順眼。在一想到云飛跳的高,就更是覺得云飛的與眾不同,因為在他印象中沒有人可以比云飛跳的高!

    兩個人吃完了在一起的第一頓飯,然后云飛囑咐道:“你在樓上好好的養養身上的傷,養好前不要亂跑。”

    一樓完全是辦公區域,云飛吃過早餐就來到一樓,坐在辦公桌前學習。就在云飛沉浸其中的時候,進門一位穿著普通的中年婦女,進門后首打量 了一下云飛又看看室內的擺設。

    然后略有些猶豫的坐在了云飛對面,開口道:“我有點事想請教一下先生?”

    云飛道:“說吧。”云飛的高冷和寡言就是和李老在一起都是這樣的。

    婦女道:“這個事我已經請教過很多先生了,但是都沒有解決好,不知道先生能不能解決?”

    云飛:“具體一些?”

    婦女:“我們家住農村,是一棟三層小樓,從搬到新家就壞事不斷!前兩年家里的小叔賭錢輸了,上吊死了!去年我丈夫有因為打架入獄了!然后就是家里的老人天天哭著要上吊!我現在真的不知道怎么辦了,請先生幫幫忙!”

    云飛:“帶我去你家看看。”

    婦女道:“先生需要付給你多少錢呀?”

    云飛:“先解決問題吧!其他的以后再說!”

    云飛鎖好門就和婦女趕往了她的家,路程還不算太遠,一個小時就到了。

    (下面一段內容,有一些風水專用術語,看不明白的請留言)

    云飛到了這個小樓觀看了一下周圍的巒頭,形局還是說的過去的。然后在太極點下羅盤,確定了座向。

    此宅坐乾向巽,三層樓坐正堂,左右各有兩排耳房,這些都是很合理。但是前方門樓高于圍墻超出應有的比例,并且落在巽卦的辰山,所以必然范刑獄和官訟;最嚴重的是在他家墻外震卦甲山處,有一顆巨大的槐樹,所以必出吊死之人。

    解決辦法第一:吉日吉時將門樓降低;第二:吉日吉時將槐樹砍掉。這時云飛來到大樹下,單掌推出貼于樹上,運轉萬象經,丹田太極圖上那顆代表木屬性的綠色珠子迅速來到太極圖中心,頃刻間,大槐樹就像人蒼老了一樣就入了垂暮之年。

    云飛臨走,具體事宜交代清楚了以后,婦女掏出了兩百元遞給云飛,云飛淡淡一笑,接過錢就返回了自己的風水閣。

    風水閣就算是開張了,內心還是很開心滴!回到風水閣已經是酉時了,進了門看到對著自己微笑的凌燕,微笑點頭然后默默的坐在辦公桌前進入了知識的海洋。

    時間飛逝,天黑了。云飛突然想起凌燕沒吃午飯,然后起身到樓上去找凌燕吃晚飯。為了表示歉意,云飛帶著凌燕來到一家路邊的燒烤店,他準備把今天賺的兩百都花掉,就當慶祝開張了。

    心里美美的,但是面部表情依舊平淡的開口道:“你喜歡吃什么盡管點,我今天賺了兩百夠你吃的了。”

    凌燕一頭黑線,賺了兩百是啥概念,不夠他吃一杯冷飲的!但是又一想她開心地笑了,因為他現在很開心。

    然后壞壞的說了一句:“如果吃冒了,你還有錢買單嗎?”

    云飛內心一陣惡寒,淡淡道:“你吃得下,我買的起。”似乎在說看你能吃多少?

    很快凌燕點好了單,兩個人沒喝酒,但是吃的還是很滿意的。

    倆人回到風水閣,云飛一如既往的練功學習,并不覺得多了一個女人對自己有任何影響。除非特殊的功法,如修煉符咒那樣怕被人干擾。

    成敗得失又如何?悲傷快樂又如何?終究是屬于自己的人生!

    經過幾年的過往,云飛看淡了許多事,當然他原本也不太注重這些事。生是我幸,死是我命!

    人生就是,喜怒哀樂、生老病死,如果能看透放下,人人都是圣人!消極的云飛也不符合他的性格!

    就在云飛打坐進入一個忘我無我的時候,他在海東青的鷹爪之下終于落地。云飛暗罵:“這是一個噩夢,為什么噩夢還會繼續?”

    云飛因為小時候的家庭環境養成了一個追根究底的性格。生如何,死如何,但是我想知道為什么?

    落地以后,迅速圍攏一群人,每個人都在指責,每個人都在怨恨!這是什么,到底是為什么?我都已經盡量配合你們或哭或笑,一些你們認為合理的行為我都沒有違背你們,為什么還要指責我?為什么要怨恨我?我都是隨著你們的意愿,為什么最后錯的卻是我?為什么?

    下一秒,云飛的憤怒壓制了云云惡語。他狂暴了,雙眼赤紅手持一柄赤紅的大刀,猛然一揮,刀芒劃過天際。他入魔了。此刻刀既是人、人既是刀!

    殺盡天下負我之人,我的容忍不是懦弱!

    此刻淚灑長空,血染大地!一個黑袍少年緩緩走來,看到云飛以后又緩緩離去!

    云飛躺在血泊中,露出了在媽媽懷里的笑容。沒有應該或者是不應該,只有宿命。這個冰雪世界、就是第一宇宙。

    云飛眼里留著血淚,靈臺云飛同樣如此。云飛想在夢里醒來,但是老天讓他在噩夢里煎熬。欲哭無淚,欲罷不能!

    第一世入魔之前知道容忍;入魔后你殺光了身邊的生命。眼里即使流著血淚能如何?心里滴血又如何?發生的已經無法改變!

    云飛略有所思問道:“你是誰?到底有什么目的?”

    某人回答道:“你看到的只就是曾經的你,我對你沒有任何目的。之所以提醒你,就是希望你明白,你活著不只是為了自己,還有你珍視的人;更可悲的是你也要為了你的敵人活著,就是那個黑袍少年!”

    此刻打坐的云飛在哭泣,無意識的哭泣。沒有人知道他的痛,根本不是他的痛,但是偏偏他要承受這個痛!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