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天地道術 > 第十一章:我們老大找你看風水
    云飛微微一笑:“好狂,狂需要資本!”

    飄血:“說出你的名字,我不殺無名之輩。”

    云飛:“干壞事還嘰嘰歪歪,你不動手我可走了!”說著云飛就要離去

    飄血氣急,掏出兩把匕首沖向云飛。當匕首抵達云飛后心處的時候,云飛一個側身閃過第一把,只見第二把已近到了咽喉。

    云飛身體猛然向下,刺向咽喉的匕首落空。飄血匕首在手里改變方向,猛然向下刺向云飛的頭部,而另一把匕首橫向前推。兩把匕首此時成夾擊之勢,猶如兩條靈蛇困住了云飛。

    飄血知道自己已經得手了,在這種夾擊之勢之下云飛斷無生路。但是下一秒,云飛極其詭異的下關節與身體成九十度。飄血清晰的看到云飛居然抬起一腳踢到匕首向下的手腕處。

    飄血手腕一麻,匕首幾乎脫手,云飛詭異的將身體恢復直立,其身而上兩手指間金光一閃,隨即飄血另一只手中的匕首無主般墜落。

    云飛抬腳踢向匕首,匕首如流星般射向飄血身后的大樹。匕首應聲沒入樹干,是完全沒入。

    云飛兩指伸出夾住另一把匕首,向下用力,匕首隨即消失在大地里。接著拇指與中指相扣,對著飄血的腦門就是一彈。飄血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哀嚎,接著又是一聲哀嚎,然后還是……………

    旁邊的十個小弟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們幾乎同時轉身就要跑。云飛說了一聲:“回來。”幾人瞬間止步,回頭無辜的看著云飛然后都點頭哈腰的嬉笑著,很怕笑得不夠迷人!

    云飛把他們拍成一排,然后走了幾個來回。只是他經過一個人,就會出現一聲哀嚎。旁邊如果有人經過的話,就是光聽這聲都會覺得疼。

    云飛看了看面前的幾人,滿意的點點頭,隨口道:“這是教訓,以后不要學人家打打殺殺了。”然后消失在夜幕中。

    幾個小弟腦門子已經完全變形,每人頭上都有好幾個大包。是真真正正的大包!

    當幾個人看到躺著地上的飄血以后,小弟們心里得到了一絲絲安慰。因為飄血腦袋上只有一個包,但是這個包已經可以和剛出生小牛犢的犄角一較高下了。這還是飄血嗎?這簡直就是獨角獸啊!

    此時飄血嘴里喃喃自語道:“城市套路深,我想回農村。”眼神空洞的躺在地上,從這以后,飄血真的就消失了。好多年后,有人看到他在農村種地呢!帶著老婆孩子生活的很興福。

    云飛回到風水閣已經子時,繼續修行萬象功。云飛入定以后,仿佛聽到有些聲音在腦海里回蕩:“吸收天地間五行之氣,這些五行之氣只能在靈穴處找到,靈穴也就是風水里說的風水寶地。”

    云飛雖然沒找到聲音的來源,但是他知道這個聲音是在給他提升,他也覺得應該照著做。

    天亮了,云飛開始工作,雖然沒有人請他,但是他每天都會規規矩矩坐在辦公桌前等候著客戶上門。

    風水閣門前停下一輛轎車,車上下來兩個西服男。規規矩矩的走進風水閣,來到云飛面前深深一理。然后開口道:“云閣主您好,我們老大請你去看看風水。”

    云飛看到來人,便微微一笑。因為來的人就是昨晚襲擊他的其中兩位。云飛雖然不記得人但是記得他們頭上的包。云飛回答:“看風水當然可以,不知道你們老板能不能付起酬金?因為我看風水是很貴的。”

    兩人連忙回答:“老大很有錢,只要你能去,老大決對會付給你滿意的酬勞。”

    云飛沒猶豫直接說道:“帶路。”

    兩人對視一笑,然后依舊恭恭敬敬的把云飛請上車。汽車平穩的開到了一家商務會館門口,云飛下車觀看著商務會館的外環境。

    在兩個人的引領下,來到了三樓的大堂。進入大堂,云飛看到坐在正堂上位的彪形大漢。觀此人身段,身高足有一米八以上,身上暴露著一塊塊巨大的肌肉。所有外露皮膚布滿了紋身,更加彰顯了他的霸道。

    云飛來到大廳中間,帶他來的兩人介紹道:“這位就是我們老大,江湖都稱呼大哥為黑熊。”兩人介紹完以后退到一旁。

    云飛目光平視著眼前的肌肉男,面無表情。黑熊也一直看著云飛,兩人就這么對視著。

    片刻后黑熊首先開口:“小子,聽說你是個風水師,你很拽嗎?來給我看看我這會館的風水布局吧?不過我們行說好,你要是招搖撞騙,我不僅不給你酬金,而且還要新仇舊恨一起算。”語氣中充滿了赤裸裸的威脅。

    在黑熊的震懾下,云飛沒有任何改變,只是風輕云淡的說:“我看風水很貴的,如果我看的都對你可不要賴賬,我想告訴你,沒有人可以和我賴賬。”

    這時坐在黑熊右手邊的一位老者哈哈大笑:“小娃娃,你師從和人啊!居然這么狂妄自大,老夫不才,到要見識一下你的風水術。”

    云飛對面前的老者沒有一點好感,側目看了看道:“不知這位先生尊姓大名?”老者:“本人楊名峰,華夏風水學會海市分會副會長。”說完以后露出了傲然之色。

    云飛:“沒聽過。”一片人石化,楊名峰的名氣非常的大,并且還有些傳奇。眼前的小家伙居然說沒聽過,外人可以沒聽過,但是行業內應該是熟知的,看來這小子肯定是掛羊頭賣狗肉的。

    楊名峰氣的胡子撅起老高:“小娃娃,我不與你計較,你來說說,這大廳有何講究?”云飛:“我的酬金一百萬,如果你們付得起,我在給你們解答。”

    楊名峰徹底 火了:“你 你 你…………”云飛:“你什么呀!你、你的,有錢就辦事,沒錢免談。”

    黑熊看著云飛冷冷道:“錢我答應你,前提是有本事拿走,你現在回答楊老的問題吧。”

    云飛掏出腰間羅盤:羅盤一下乾坤定,山水吉兇自分明。

    云飛定位后環視一周,然后開口道:“艮山坤向下卦,分金丙寅向壬申,看似旺山旺相,實則陰陽差錯,你可承認否?”問向揚名峰。

    楊名峰連忙道:“小娃娃,我是顧全大局,不可能十全十美!”

    云飛沒有理會繼續道:“室內擺設你按照形家巒法布局,看似龍虎齊備四獸得位,其不知門位開在廉貞與禍害上,屋內主事之人必然發生災訟、疾病、招家賊,年頭一到必然橫禍連連,你可知否?”

    云飛又說道:“室內燈光布置不平衡,形成了朱雀啄目之局,你可知否?”這才十分鐘不到,云飛已經把布局分解的透徹見底了。楊名峰若有所思著!

    黑熊聽著云飛的批語,不覺間也在對應著自己的各方面的狀態。沉思中不經意的點著頭,似乎是對云飛的默認。

    似有所覺,抬頭看向揚名峰。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