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鳳棲南枝 > 第三十二章 長樂公主(心情好加更)
    蕭練這一番搶盡了風頭,蕭子倫卻是不惱,笑意盈盈地看著何婧英點頭示意道:“王妃好久不見。”

    何婧英只在與蕭昭業成婚時見過蕭子倫,之后蕭子倫就去了封地。沒想到幾年不見,就已是這般俊俏模樣。

    跟在他們身后的那輛車,車簾被輕輕挑開。一雙清澈的眼眸落在何婧英與蕭練身上,瞬間就亮了起來。

    “停車!”元戈妘在車里大喊一聲。

    蕭練與蕭子倫紛紛回頭。見元戈妘挑開車簾,輕輕巧巧地就從車里跳了出來,幾步跑到蕭子倫面前,一張圓圓的蘋果臉上滿是歡喜。元戈妘指著何婧英說道:“這位姐姐能騎馬,我也要!”

    蕭子倫溫和地笑笑:“好。”隨后伸手要牽元戈妘。

    元戈妘自小在馬背上長大,哪用得著蕭子倫牽,輕輕一跳就躍上了馬背,與蕭子倫同騎一騎。

    周圍的人群爆發出一陣掌聲,“好!”

    元戈妘昂著一張臉,笑道:“姐姐,我叫元戈妘。你一定是阿英姐姐對不對,法身哥哥這一路都在說你。他們說我是北朝第一美人,我覺得比起你來,我還差了些。”

    北朝皇族姓拓跋。現在的皇帝拓跋宏在北朝極力推崇漢文化,讓整個皇室都改漢姓。“元”就是現在北朝的皇族的姓氏。在北朝,這個小公主還是叫自己拓跋戈妘的,到了南齊,入鄉隨俗,就用了漢姓。

    雖然按輩分,蕭子倫是蕭昭業的十三王叔。元戈妘作為蕭子倫的未婚妻,蕭練該稱她為小嬸嬸。但元戈妘卻不管這些南朝規矩,一口一個哥哥姐姐地叫著。

    沒想到這個北朝第一美人,竟是這個性子。何婧英倒是喜歡得不得了。

    何婧英看著蕭子倫調侃道:“云宗,看來你對你的這個未婚妻,肯定是滿意得不得了了。”

    蕭子倫溫和地笑笑:“那是自然。”

    元戈妘臉上一紅:“姐姐怎么打趣我。”

    元戈妘又對蕭子倫說道:“云宗,這車行得太慢。我們比誰先跑到宮城好不好?”

    蕭子倫看了看蕭練。蕭練笑道:“可還沒有哪匹馬能快過我的小白龍的。”

    說罷,兩人大喝一聲,兩騎馬絕塵而去,留下一臉茫然的儀仗車隊,和一腦袋黑線的百官。

    皇城中,皇上與范貴妃曬在日頭下等了半晌了。范貴妃戰得久了,腳背上就跟爬了螞蟻一樣,癢得難受。

    這種場合就是這樣。按照禮節,自儀仗隊入城后,皇上與范貴妃就要在殿前相候。南齊自詡禮儀之邦,迎的又是北朝公主,禮儀自然是不能缺的。

    范貴妃抬頭望望天,這才過了兩柱香的時間,以儀仗隊那龜速,沒有一個時辰是走不進皇城的。

    正是嘆氣間,噠噠的馬蹄聲由遠及近。范貴妃眼睛一亮,見兩匹馬四個人就這樣奔到了他們面前。

    類似王融這樣的文臣,最是重禮儀,看到此情此景皆是一口痰卡在喉嚨的表情,不知是該如何相迎,只能勉強扯出一個微笑,難看得很。

    唯有范貴妃,笑靨堪比三月春花。

    站在皇上身后的太子蕭長懋,看到蕭練與何婧英這副模樣,那蒼白病態的臉都被氣得印堂發黑。蕭長懋臉色鐵青,但礙著皇上在此終究是不好發作,只能勉強從牙縫中擠出四個字:“成何體統。”

    何婧英這一路云里霧里的,到了這邊看見蕭長懋的表情,心里咯噔一聲。遭了,這不僅僅是有失體統的事情了。

    不過任周圍人的表情如何詭異,元戈妘自是渾然不覺,開開心心地跳下馬來,抬頭看著蕭子倫。

    蕭練也從馬上跳下,將何婧英抱了下來。何婧英一身男裝,在眾人的灼灼目光下,恨不能打個洞鉆進去。

    蕭練卻不管那么多,攜著何婧英就上前去:“孫兒臣參見皇上。”

    武帝蕭賾“嗯”了一聲,看不出什么神情。何婧英更是心慌了。

    蕭練道:“孫兒臣此次去北朝,帶回了三百匹戰馬,不日就將送到京城來。”

    蕭賾點點頭:“你此次去北朝有功,該賞。云宗也有功。公主初次來到大齊,不能失了禮數,你要好生招待。你們的婚禮就由范貴妃與何胤負責,擇吉日行禮。”

    蕭子倫:“多謝父皇。”

    蕭賾:“你們一路也累了,先回去歇息吧。”

    何胤走上前來溫和地看了看何婧英,又轉頭對元戈妘說道:“公主,你近日就暫且歇在驛館里。微臣已安排妥當。”

    百官見皇上并未苛責蕭昭業,心中都是不滿。但迎來北朝公主,原本就是喜事。百官就是再不爽,也不敢公然上前彈劾。誰腦子里進水了才會在這個時候觸霉頭。

    百官皆搖著頭散去。太子走過蕭練身邊時,也是極力克制,才沒有當場揍蕭練一頓。

    何婧英站在蕭練身邊冷汗都快下來了。蕭練卻捏了捏何婧英的手,做了個鬼臉。

    這個時候還這番豁達,也只有蕭練這種少根筋的人能做到了。

    自大臣散去,皇上也面無表情地走回宮里。范貴妃亦步亦趨地走在皇上身后,見四周沒什么人了,戳了戳皇上:“沒人了。”

    皇上嚴肅地看著范貴妃:“什么沒人了?”

    范貴妃沉默地看著皇上。兩人對視半晌,皇上仿佛隨意地四處看了看,竟然笑了起來:“方才你見到百官的表情了沒有?”

    范貴妃也笑了:“我看他們都快憋死了。”

    皇上:“朕方才就想笑,真是忍得肚子都疼了。”

    范貴妃笑道:“也就皇上您不覺得法身失了禮數。”

    皇上揮了揮手:“年輕人就該有年輕人的樣子嘛。難道指望著一群老古板去收回北朝?那些人整天之乎者也,悶得慌。要不就盤算著怎么跟朕多要賞賜。就這么一群人,成天眼里只有功名利祿,怎么能治理好百姓?想當初隨太祖打天下時,哪有那么多繁文縟節,但大家都齊心,那會兒是真的好。若是那樣的精神能一直保持,何愁治理不好天下,何愁收不回北方失地?”

    范貴妃:“那您不怪法身太過頑劣?”

    皇上:“頑劣?難道要年紀輕輕就跟那些老頭子一個性子?何況法身在北朝,帶回的三百匹戰馬,正是我大齊現在所缺的。即便有過也是功大于過。以前我總覺得法身太過沉悶,總是不開心的模樣,最近變化是挺大的。”

    范貴妃:“聽說法身在去北朝的途中遇到了危險,差點丟了性命。”

    皇上皺著眉頭點了點頭:“朕也是事后才知道。幸好法身沒有大礙,否則……”

    范貴妃:“既然是在鬼門關走過一遭的人,許是看破了些世事,有了些變化也算正常。阿英原本就是個性子活潑的,法身如此鐘愛阿英,想必其實以前也壓抑了不少性子。”

    皇上:“唔,那倒是。現在能放得開了,反而好些。”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