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仙不由己 > 正文 九十八章 野心
    血魔門的黑袍是特意煉制的,可以阻隔神識,因此聽聲音并不知道血云裳是男是女。

    嵐韻臉色逐步恢復平靜,并沒有因為血云裳的修為而感到恐懼。

    雙方都很清楚,血云裳不敢對合歡宗的天才弟子下手。他好不容易藏在這個不起眼的地方進行布局,若是無端惹上合歡宗,那就是自找麻煩。

    “哼!不管是不是威脅你,但是殺了煙柳的那個弟子必須交出來,否則我對宗門難以交差,到時候就別怪合歡宗打擾你的雅興了。”嵐韻冰冷的說道。

    血云裳狐疑道:“不知師妹說的是何人,我血魔門除了我,只有大長老筑基成功,且不說大長老敢不敢對你出手,就算對你出手,恐怕你也能夠進退自如吧。雖然此地靈氣匱乏,但是不乏有些厲害的修真者,請師妹不要妄加猜測,那人有何特征。”

    “此人穿著你們血魔門的衣服,修為只有練氣三層……”嵐韻心態品格和道出了實情。

    但卻不知道這句話的沖擊力有多大,平地驚雷都不足以形容這件事的分量。

    只見分身嵐韻捂著櫻桃小嘴,驚訝地說道:“怎么可能!”

    練氣三層,能夠斬殺練氣九層巔峰的嵐韻,簡直駭人聽聞,況且嵐韻還有很多強大的法寶和手段。

    “血掌門難道不感到意外嘛?”嵐韻一直盯著血云裳,在自己說出那句話后,他氣息沒有絲毫變化,明顯就不是正常人該有的反應。

    血云裳呵呵一笑道:“我猜到你遇到的那個人是誰了,此人和我血魔門不存在任何關系,至于他為何要故意打扮成血魔門弟子,估計是想挑撥我們雙方的關系。”

    “一面之詞,我如何相信。”嵐韻冷哼道。

    “他擁有操控植物的詭異功法,難道師妹認為此人若是血魔門的弟子的話,我何至于一直茍延殘喘在此地,早就該回去了。”血云裳也不生氣,慢慢解釋道。

    嵐韻黛眉微微蹙起,沉思道:“確實如此,若是一開始就知道他這次手段的話,確實不足為俱。但是此人只有練氣三層修為,若是其突破到練氣四層,恐怕……”

    “此人也出乎了我的預料,沒想到因為一時心軟,竟然釀成如此大禍,不過師妹放心,此人與我不同戴天,我必會除之而后快。”血云裳說道:“不過提到此人,或許你們也有所了解,憐星為何放棄殺我,不是因為他大發慈悲,而是我給他送去了一個玄陰圣體,傳聞中能讓結丹修士成為元嬰的玄陰圣體。”

    說道這里,血云裳語氣中似乎帶著一絲慍怒。

    分身嵐韻笑著道:“這我知道,自從玄陰圣體出現之后,煙柳跟瘋了一般。也難怪,他修煉的功法,若是加上玄陰圣體,日后元嬰有望,可是憐星也視若珍寶,怎么可能讓給煙柳。因為這件事,煙柳才想著來這里碰運氣,只可惜,命喪于此,難不成碰到的這個人和玄陰圣體有關系?”

    “哈哈哈,何止是有關系。要是晚一步,他二人就要結婚入洞房了,若是玄陰圣體被破了元陰,那可就不稀奇了。”血云裳陰陽怪氣的說道:“憐星啊,憐星,你千算萬算,沒有料到此人踏上仙路了吧。你當初讓我饒他一命,可是今后人家未必會饒了你,我現在忽然不想殺他了。”

    “哼!”嵐韻冷哼一聲,并沒有說話。弄清楚原委之后,心中對寧北川的恨意忽然一下子消失了,原來是跟自己一樣,被命運捉弄,反復無常。

    “此人我不是對手,隨我回去還是繼續在這?”嵐韻,,沒有搭理血云裳,忽然盯著分身嵐韻說道。

    分身嵐韻此刻面露為難之色,嵐韻都殺不了的人,她自然不是對手。可是現在就走,是否有點太早了。她之前就來此地找到了血云裳,看到他的布局后,便決定留在此地尋找到自己的機緣。

    或許可以借助這次機會成功筑基,徹底脫離嵐韻的掌控。

    “我想去會會他,不然四長老那里我交不了差。”分身嵐韻想好了說辭。

    “隨你!”嵐韻冷冷地丟下這句話,便踏著碧綠色的劍光離去了。

    過了半盞茶的時間,血云裳望著嵐韻離去的方向忽然笑著道:“有意思,阿木扎,這幾日好好伺候師妹。你體內的能量太多了,趁此機會正好讓師妹幫你化解一下。師妹,我想你不會拒絕吧。”

    阿木扎邪魅一笑,盯著分身嵐韻說道:“放心吧,我可太喜歡這個美人了。”

    ……

    血云裳離開大帳之后,回到血色湖泊,在其中心位置,有一處祭臺,高十丈,寬二十丈,上面鋪滿了森森白骨。但是這些骨骼看去并非人類的骨骼,奇形怪狀,上面還散發著蒙蒙白光,蘊含著濃烈的煞氣。

    血云裳此刻盤膝坐在祭臺上,并沒有修煉,體內突然傳出了一個渾雄的男人聲音:“為什么不把嵐韻攔下來,她肯定有煉制分身的法門,到時候我們就能夠分開了。”

    “呵呵,老鬼,別做夢了,哈哈。”忽然,另一個一個尖銳的女人聲音響起,這聲音聽起來就十分尖酸刻薄。

    “你這臭婆娘,怎么處處和我作對。”渾雄的男人聲音說道。

    “夠了!都給我閉嘴。”血云裳的聲音忽然響起,但此時不在是那種聽不出男女的古怪聲音。而是一種略帶沙啞,但又稍顯年輕的男人聲音。

    “師父,我準備盡快動手。”血云裳忽然說道。

    男人沉聲道:“山雨欲來風滿樓,夏云,開始吧,你等了這么多年,不就是等這一天嘛,但是在你成功的時候,希望你能履行諾言,放了我。”

    “呵呵,云哥,這個老鬼非常狡猾,他肯定還有什么事情沒說出來,一定要警惕。”尖酸刻薄的女人聲音再度響起,讓人聽了渾身打顫。

    “師妹,我相信師父,請你們也要相信我,事成之后,我會替你們重塑肉身,但若是故意使詐,休怪我無情!”

    休怪我無情!

    犀利的言語如劍散發著濃烈的殺意,平靜的血色湖泊猛然沸騰起來,血氣沖天,在空中結成了一朵血云,揮之不去。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