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我在游戲里修了個仙 > 第17章 藏劍山莊
    “玄英,可人,這消息是真的?”浩氣盟中,一身著軍裝之人問道。

    此人正是浩氣盟盟主-謝淵,哪怕離開天策府好些年,謝淵依然沒有脫下這身軍裝,保家衛國一直是他的理想,在他看來,這世間非黑即白,做錯了事自然要受到懲罰,哪怕是事出有因,有功必賞,有錯必罰,功過不能相抵,這套軍人的理念一直影響著他,以至于這么多年一直和惡人谷死磕,直到狼牙軍的入侵才有所緩解。

    如今聽聞惡人谷竟同時出現三大天境,謝淵顯得有些無力。

    “的確如此,是在一名叫蕭挽風的神醫的幫助下進階的。”可人回答道。“另外,他讓我們給盟主帶句話。”

    “哦?你說。”

    “他說,當年之事或許確實是王遺風的錯,可他畢竟是被人算計,處于神志不清的狀態,而且這些年來,他也算自囚于惡人谷中,惡人浩氣之爭也是處處相讓,如今狼牙入侵,國將不國,盟主既出自天策府,當放下成見,以國家安危為先。”

    浩氣盟中,其實大多是一些嫉惡如仇的人,原先的惡人谷確實有很多做盡惡事的惡人,可自打王遺風入谷之后,雖說沒有處置之前那些大惡人,可也并未再收留其他惡人,并且在與浩氣的爭斗之中,也算是手下留情了。

    聽到可人轉述的這番話,大殿之中眾人也陷入了沉思……

    浩氣盟建立在依山傍水的南屏山旁邊,可謂是風景如畫了,有山,有樹,有水,有各大門派的支持。

    與之相比,惡人谷就有些凄慘了,都是一些犯了事跑路的人,自然是要選一個常人無法到達或者說不愿去的地方。

    惡人谷地處北地昆侖以北,昆侖常年冰川覆蓋,令人驚奇的是,惡人谷卻是火山環繞,活像那傳說中的火焰山。

    惡人谷中心山巔,一間茅草屋中,陶寒亭正對一長發中年男子說著什么。

    “你能解開心結也不錯,以后這惡人谷的就勞你多多費心了,這些年來我自囚于此,多為贖罪,卻無心理會谷中之事,我這谷主其實也做的可有可無,這些人無非是需要我庇護罷了。既然那位小神醫對你說了,那我也不管你怎么做,我相信你會做得比我好。”

    中年男子起身,走出那簡陋的草棚,背負雙手忘著天,喃喃道:“師傅,你所說的大變要到了嗎?”說罷,飄身而去。

    公元740年,自囚十年之久的王遺風飄然出谷,不知所蹤。與此同時,惡人谷發下告令,自今日起,惡人谷主由陶寒亭擔任,凡十惡不赦之人惡人谷不再收留,原谷中之人如無改過之心將逐出惡人谷。

    告令一出,天下震動,議論紛紛。

    “這惡人谷要從良了?”

    “怕是和陶寒亭進階天境有關。”

    “聽說雪魔王遺風出谷了,如今不知所蹤,莫雨也是不知去向。”

    “其實我最好奇的還是那個幫他們晉級之人,據說此人有生白骨活死人之能,更是能助人突破天境。”

    …………

    江湖之中各種傳言四起,而此時作為此事的始作俑者,蕭挽風總算如愿以償拿到了《大光明典》,開始研究起來。

    其實蕭挽風對于這玩意兒不過是一知半解,醫術憑空而來,一些知識好像是被莫名強行灌輸,最大的優勢反而是他另一個世界的記憶還存在。可問題哪怕原世界中的小說都只是提出了大概方向,并沒有其中細節,倒是讓他有些無從下手。于是只得請教阿薩辛,共同研究,并時常拿莫雨和沐竹做做實驗……

    西湖之名自不便多提,劍網3的世界中,其實很多東西都和我們的世界相似,或者說是模仿著做出來的。

    如果說每個時代都有時代的寵兒,那么這個時代,西湖之上的藏劍山莊便是這個寵兒了。

    藏劍葉家,自一代莊主葉孟秋起,可謂是得天眷顧,本是書生的他功名落榜,卻機緣巧合學得一手鑄劍之術,不過幾十年時間,便使得藏劍山莊名列江湖四大世家之一,要知道其他三大世家可都是流傳了幾百年的。

    葉家二代更是得天獨厚,老大葉英,生來便劍心通明,雖說被埋沒了十來年,可金子終歸會發光,不過三十出頭的已至天境,并達到心劍之境界,但卻甚少出手。

    在凌雪閣所出的天境排行之中,葉英是天境初期最強之人,可也是最弱之人,此排名江湖之中可謂是人人疑惑,可天境高手卻紛紛表示這排名當之無愧。

    老二葉暉,雖說武學天賦不高,可卻是一個經商天才,葉家這些年能發展至此,功勞最大的便是他,本與曲云相戀的他,得知曲云本是五毒教魔剎羅之女,為了藏劍山莊不被人所詬病,閉門不見。最終曲云心灰意冷,棄他而去。

    老三葉煒自幼武學天賦突出,但卻喜歡惹是生非,年輕之時自視甚高,被譽為無雙劍,卻在一場意外之中經脈盡斷,然福禍相依,這個時候他遇到了一身之中最重要之人-柳夕,柳夕沒有因為成為廢人而嫌棄他,反而對他不離不棄,照顧有加,并為他生下一女。或許是這絕望之中曙光,大起大落的人生讓葉煒領悟了絕處逢生的劍-寂劍,一種不需要內力也可施展的劍法。

    劍法有成的葉煒重出江湖,念及妻子思念家中父兄,便隨妻子回到霸刀山莊,原本頗有女俠風范的柳夕,如今確實身子孱弱,面容憔悴,嫁與葉煒的這幾年,藏劍山莊竟因兩家恩怨,不許柳夕踏進藏劍山莊半步,對其關愛有加的兄長柳浮云怒上心頭,拔刀與葉煒決出生死。

    一邊是最疼愛自己的哥哥,一邊是丈夫,柳夕卻無力阻止,傷心欲絕的她卻拔刀自盡。

    葉煒與柳浮云見此,更是悲痛交加,卻心中都責怪對方,覺得是對方害死了柳夕,最后雙雙重傷,柳浮云更是落下懸崖,生死不知。

    老四葉蒙,此人從小憨厚,天賦平平,卻喜飲酒。葉煒與柳浮云雙雙重傷之后,葉蒙獨闖霸刀,最后被柳驚濤所傷,送回了藏劍山莊。

    老五葉凡,名中雖有凡字,可人卻極其不凡,葉凡出生之時,葉家已經名滿江湖,生在豪門世家,長得也是俊美異常,可他卻極其叛逆,與四個哥哥年紀相差極大的他,八歲那年便離家出走,此一走便是十年,如果說葉家是被世界寵幸的家族,那葉凡便是這個時代最幸運的人了。

    八歲離家,落難江湖,卻偶遇唐小婉,在唐家堡生活了幾年,也算是兩小無猜,青梅竹馬。后來唐小婉染上風寒,年幼的兩人以為會就此永別,唐小婉說沒有見過雪,于是年幼無知葉凡決定去北地幫她把雪帶回來。不曾想卻被王遺風所看中,被當時已是天境的王遺風收為徒弟,并傳下紅塵一脈信物,葬雪劍。

    或許是葉家的氣運就此用盡,生了五個兒子的葉孟秋,好不容易盼到一個女兒,卻天生三陰逆脈,此乃天之絕脈,經脈薄如蟬翼,仿佛一碰就會碎般,如果不是葉家家大業大,或許生下來變會離開人世。

    此時天色已漸暗,葉家卻是燈火通明,作為鑄劍世家,大多時間都長期居于劍廬,此時葉家五兄弟竟難得的齊聚一堂。

    “小凡,你行走江湖多年,可曾聽過蕭挽風此人?”說話的是老二葉暉。

    “并未聽過,江湖傳言此人醫術通神,隨手助人破天境,雖說多有夸大之處,可當年哪怕是萬花孫醫圣也沒傳得這么邪乎。”

    “大哥,外人可以幫助突破天境嗎?”眾人齊齊將眼光看向坐在首位那雙目緊閉之人,也是藏劍山莊唯一的天境-葉英。

    “天境是一種意境,到底是什么,其實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有時候我甚至在懷疑,這天境或許是另一種修煉的,可他卻是我們武道的終點,當今天下,只有劍圣走出了那條路,其他人哪怕是入境幾十年的子虛烏有等人也只是原地踏步罷了。或許,還有那不知所蹤的呂洞賓。”葉英淡淡的說道。

    純陽祖師呂洞賓,被譽為初唐四杰,更是讓純陽被大唐尊為國教,可他卻突然消失了,要說是死了,那是必然不可能的,道家修身,壽命普遍比人長,以呂洞賓的實力,幾乎是當世無敵,可他偏偏就消失了,這些年來劍圣倒是一直在追尋他的蹤跡。

    誰也不知道劍圣找到了什么,天境高手壽命大多有兩百年左右,隨著時間的推移,如今天境高手越來越多,可除了劍圣,所有人都在原地徘徊,大家都找不到后面的路,劍圣只說過他的路不適合大家,便不再多言。曾經有一些瘋狂的人找過劍圣麻煩,五人一起出手卻不是劍圣一合之敵,此事也讓人看清了差距。

    天境排行第一的心劍葉英也說過,劍圣的劍他已經“看”不到了。

    “大哥的意思是,那蕭挽風可能知道后面的路?”葉煒突然有些激動的道。

    葉英點了點頭,道:“我也不太確定,傳言中他本人并非天境,甚至不是武者,一個普通人能幫人突破,他肯定知道些什么。三弟,你走一趟吧,記住,以禮相待,莫雨可是在他身邊,必要時候甚至可拜師。”

    隨后轉頭對葉凡道:“五弟,雖說你和三弟境界相當,也想尋求機會,可王遺風出谷,多半會來尋你,你先在莊中留些時日。”

    “老二,老四,照顧好小妹,也許她有救了!”

    幾人顯得有些激動,這些年來,看著這唯一的妹妹受苦,做兄長的心里也不是滋味,此時終于看到了希望。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