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我在游戲里修了個仙 > 第29章 真相
    “蓬萊,竟然是蓬萊,這么說仙島真的存在!!”眾人神色有些激動,長生不老,誰不追求?

    “原來是仙使大人,老朽有禮了。”原本滿臉怒容恨不得將人撕了的老頭,突然表演了一波變臉,笑容宛若菊花般燦爛。

    方墨沒有理會他們,而是看著蕭挽風,冷漠的說道:“小子,不要以為自己有些小聰明就亂說話,小心禍從口出,這勞什子仙武大會就到此為止吧,為了避免你再次胡言亂語,給你兩條路選擇,要么老老實實跟我走,要么就永遠別開口了。”

    蕭挽風臉色變換不定,這貨能御劍飛行,想來境界也不算低,普通天境在其面前也許會毫無還手之力,正當蕭挽風猶豫不決之時,一道聲音響起。

    “先秦之時,有人以大法力將這九州一分為二,只留下這貧瘠的雍州……”

    “住口!”方墨再次怒喝道。

    一名須發皆白,身著白色長袍,可樣貌卻是中年之人拎著個酒壺出現在了空中,此人竟沒有借助物體,而是直接御空漂浮在空中。

    “師傅!”楊逸飛恭敬的行了個禮。

    “原來劍仙李白真的是仙!”

    李白沒有理會楊逸飛等人,而是不屑的看了方墨一眼,說道:“怎么,你們做得出來還不許老夫說了?不過是個看門兼跑腿的小嘍啰而已,真當自己是盤菜了?”

    方墨三十歲筑基,如今已經是筑基中期,在方家中也算是年青一代的翹楚,只是最近恰好輪到他看守仙凡通道,沒想到李白竟如此侮辱于他,哪怕看不透對方,可畢竟是這武者世界的,方墨心中其實也沒有多畏懼,只是有些忌憚對方竟能御空,要知道不借助外物御空之前也得金丹境界。

    面對李白的無視,方墨沒有再次做口角之爭,而是手捏劍決,口中喝道:“萬劍決,誅邪!”這是方墨最強的一招。

    只見其背后之劍沖天而起,霎時間劍影滿天,無數劍影自上而下,對著李白傾泄而去。

    面對漫天劍影,李白隨意的喝了口酒,不屑的說道:“連萬劍合一都做不到,誅的是哪門子的邪?也就只能在武者面前炫耀一下了。”

    如此劍技看得下方眾人可謂是心馳神往,沒想到在李白口中竟是如此的不堪。

    李白的身影淹沒在了漫天的劍影之中,“劍,是這么用的!”李白的聲音再次傳出,眾人隱約間似乎感覺到有一束光飄過,隨后方墨便被打飛了出去。

    一道劍光自滿地的塵埃中沖天而起,方墨連句狠話都沒留下就這樣跑了……眾人沒看到的是,此刻他臉上一道劍痕清晰可見,像是一個巴掌一樣留在了那里,他用盡了辦法都無法消除,他哪還有臉留在這里。

    “你下手是不是重了點兒?”一道黑子身影出現在李白身旁。

    “給他留個記號,長點記性。”李白無所謂的說了句。

    黑衣,面容堅毅,長發凌亂,身背黑色巨劍,此人正是傳說中的劍圣-拓跋思南。

    “原來他已經到了另一個高度了,可笑我們還總是以他為假想敵。”人群中的無名心中泛起一絲無力。

    “既然事已至此,我等也不再隱瞞了。”劍圣有些復雜的看了一眼蕭挽風,這小子不知道從哪里來的,糊里糊涂的打亂了他們原本的計劃。

    “正如李白兄先前所說,我們如今所在之地只是九州中的一州,而且是最為貧瘠的一州,先秦時期,九州靈氣出現衰退,也不知是哪個王八蛋想出來的,將雍州靈脈瓜分,植入其他八州,棄一州之地以保全其他八州。”

    “出自雍州之人自然不同意,可胳膊擰不過大腿,一州之力哪是八州的對手,雍州被徹底的打廢了。九州原本為一體,如果只是移植靈脈,其他地區的靈氣難免不會散溢過來,可毀滅一州這種大罪孽他們不敢承擔,于是合力開辟出了一個小世界,將雍州送入其中,從此雍州徹底成為了一片廢土。”

    “蓬萊島方家只是修仙界的一個小家族,世代看守雍州入口,對付一些武者,一個筑基之上便能掃平我們整個雍州,可幾百年的看守讓這個家族生出了一些小心思。”

    “一州的之地怎么可能會沒有天才呢?如我雍州這等絕地,出現天才的幾率是相當大的。可沒有靈氣的支撐,哪怕再天才也撐不過百歲大限,于是他們悄然打開了一絲缺口,讓靈氣散溢進來,可這靈氣也不能太多,不然可能會超出他們的掌控,能在這等貧瘠之地突破到筑基,也就是打破天境束縛之人便是他們的目標。”

    “每過一段時間,他們會派遣一人進入雍州,查看雍州的情況,相信你們也猜到了,最近的巡查之人便是方乾。”

    “方乾此人生性灑脫,做事隨心所欲,作為巡查之人的他卻與被“囚禁”之人產生了感情,也正是在他的幫助下,我與李白兄得知了這些事情,并且得以突破。”

    “以前之所以不告訴大家,是因為怕此事如果大范圍的傳播出去會被方家發現,從而使得方家對我等滅口。”

    “可大約半月之前,我和李白兄竟然雙雙突破了筑基期,達到了筑基之上的境界,據方乾所說,方家境界最高之人也不過是筑基之上,從此我們雍州也算是有了和方家對話的資格,方家監守自盜,此事他們也不敢隨意傳出。”

    “事情大家大概也了解了,事后我等會將修煉功法傳出去,大家都可以嘗試一下,但修仙對天賦要求極高,如果天賦不夠,切記不要強求,努力達到天境,提升感知力也不失為一種辦法。是為雍州而戰,還是平淡度過此生,選擇權也在你們自己,此事到此結束吧。”

    “姓蕭的小子,我們有話問你。”

    人群漸漸散去,今日的所見所聞可謂是顛覆了他們對世界的認知,他們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那個,劍圣大人,能不能先傳授我們幾個老家伙啊,我們已經等不起了!”

    劍圣嘆了口氣,說道:“長歌門早已在做準備,不久之后便會傳出的,急這一兩天也沒有用,另外,恕我直言,你們這年紀想突破,恐怕……”

    “既如此,我等便告退了。”一百多年前的天境,也曾名動一方,如今其蕭瑟的背影卻有些英雄遲暮的感覺。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