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我在游戲里修了個仙 > 第67章 選拔開始
    劍圣隨手一招,躺在地上鐵劍便落在了他的手上,鄙視的看了一眼李白,“死鴨子嘴硬,差點被練氣期給捅死了還裝。”

    “臭小子,你說什么?不要以為現在比老夫強了就可以亂說話了,老子可是你爺爺的兄弟。”李白跳腳道。

    “我一直覺得劍仙前輩很像真正的神仙,總算一副淡然的樣子,好像世間任何事情都不入他的眼,早知道不跟你來了。”曹雪陽悄悄的給蕭挽風傳音道。

    “我連我爺爺是誰都不知道,你說是兄弟就是兄弟了。”劍圣撇了撇嘴,嘀咕道。

    雖然說得小聲,可李白什么修為,他當然能聽的一清二楚,見李白想再說話,蕭挽風趕緊沖上去拉著李白,“前輩消消氣,都是晚輩的錯,咱們還是說說正事吧,現在山下可是人滿為患了。”

    “是你自己想當然了,你想想他都已經一百多歲的人了,身邊又沒有個伴,心態不好點兒他怎么活得下去啊。這就說明有個伴兒的重要性,你明白了嗎?”蕭挽風一邊安慰著李白,一邊給曹雪陽傳音。

    劍圣也不再廢話,身形飄飛而起,夾雜著靈力的聲音響徹整個天子峰,“自今日起,吾等給愿意參加選拔之人三日逃亡時間,三日一過,吾等便會開始追殺,能撐過一日時間者便算是通過了這第一輪考驗,愿意參與者可在凌雪閣處領取鈴鐺,生死有命,想退出現在還來得及。”

    劍圣聲音落下的瞬間,山下可謂是炸開了鍋,竟然會有生命危險,他們之中很多人其實只是想來碰碰運氣,在他們的心中,走出雍州可是天大的機遇。

    “我一定會成為真正的仙人的。”

    “哼,三日時間還躲不過一日追殺,那也真夠廢物的,死了也就死了。”

    ...............

    人群之中,也有不少心志堅定之人,紛紛轉身走向凌雪閣處,領取代表信物的鈴鐺。

    “記住,鈴鐺離身便代表放棄,在遇到生命危險之時,你可以將鈴鐺送出以求自保,只有三個名額,如果第一輪淘汰之后只剩下三人或者不足三人,那便不再有第二輪,規則,不限!”

    此言一出,更是代表了參與之人不僅要面對追殺者,還要小心一起參與的人。

    “現在,愿意參與者,可以開始你們的逃亡之路了!”

    “如今沒有給你煉制飛劍的材料,你們六人一起行動,負責南屏山便可,其他的交給我們吧。”劍圣對蕭挽風說道。

    “三日時間,會留在南屏山的恐怕不多吧?”曹雪陽疑惑的說道。

    “這你就錯了,燈下黑的道理懂不懂。這南屏山有好幾處村落存在,甚至有一處紅衣教的祭壇,能藏人的地方可不少。”蕭挽風笑著道。

    “可他們身上有鈴鐺,靈識隨意一掃不就被發現了?”

    蕭挽風敲了一下曹雪陽的腦袋,“所以說你不適合跟著我呢,三天時間,一個鐵匠,這種鈴鐺打個幾十個不成問題吧?到時候走到哪里,鈴鐺發到哪里,你怎么分辨?”

    劍圣怪異的看了他一眼,這小子果然是古靈精怪的,真要有人用了這辦法,你還真沒法找,除非他自己出來,不過這辦法恐怕沒人能想到吧,也希望沒人能想到,不然這一個名額算是百分百到手了。

    三日時間一晃而過,

    劍圣站起身來,“我負責北方和西方,你負責南方和東方,方圓三千里便可,三日時間能跑出三千里也算他們的本事。”說罷,也不帶李白回話,直接御空而去。

    這幾日,莫雨四人也到了此處,蕭挽風也站起身來,“我們也該行動了,大家一起走還是各玩各的?”

    “我可不想當電燈泡。”沐竹嬌笑著說道,隨后直接拉著莫蕾跑了。

    “行吧,那就兩人一組,莫雨你和大柱一起,記住,遇到反抗的下手輕點兒,別真把人打死了。”

    在南屏山的正中間,有一條河橫穿而過,名為長河,此河貫穿了整個南屏山。

    江影出生巴蜀一帶山區,父母都是地道的農民,自小在山中長大,沒事就喜歡往山上跑,甚至不喜歡和同村的小伙伴玩,性格顯得有些孤僻。劍圣將修煉功法傳遍天下之后,去城里抄錄了一份的他,拿著只有自己認識的手稿,跑到了山里,一呆就是幾天。

    或許是老天垂憐,亦或者山中確實有什么靈物,不過十八歲的江影只用了一個月便成功感受到了靈氣,進入了練氣期,經過近半年的勤奮修煉,如今已經達到了練氣五層。

    有了些實力,野心自然也變得大了起來,他想走出這個小山村,走出雍州,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于是他告別了父母,一個人來到天子峰下,看著身邊的人大多都是一些武道高手,空有練氣修為,不會法術的他漸漸有些失去信心,沒想到考核的標準竟然是生存,這讓從小在山中長大的他有了信心。

    如今已經練氣九層的蕭挽風,靈識范圍也不過500米,他也沒有刻意去尋找,只是帶著曹雪陽,像是游山玩水般在南屏山閑逛著。

    半河村建在長河的邊上,此時蕭挽風也帶著曹雪陽走到了此地,靈識隨意掃了一下,并未發現有攜帶鈴鐺之人,沒有逗留,牽著曹雪陽的手繼續沿著河岸走著,仿若一對在散著步的普通情侶。

    而此時的江影,躲在水底大氣也不敢出,靠著練氣五層的修為,能讓他勉強在水底堅持一炷香時間。

    已經走遠的曹雪陽轉過頭問道:“你為什么放過他?”

    “其實他已經做得不錯了,他只花了三天時間便取得了這個村里人的信任,并且讓那些小孩子幫他充當斥候,如果他身上沒有那個鈴鐺,他甚至根本不用躲,只要好好呆在村里,偽裝成那個村子的人便可,鈴鐺只是信物,這次考核其實看的是他們應對危險的能力。”蕭挽風笑了笑,緩緩的說道。

    “如果是你,你會怎么做?”蕭挽風突然問道。

    “我不知道,這些年來除了上戰場打仗,我什么也不會,我想我明白了,或許我確實不適合跟你一起出去。”曹雪陽有些傷感的說道。

    “你長得這么漂亮,就算是偽裝成村里的人也很難讓人相信的。”蕭挽風打趣道。

    “你這是在夸我嗎?”曹雪陽笑了笑。

    “算是吧!”

    ............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