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七月的暖陽 > 第六十一章
    向陽攬住她纖細的腰肢,一手扣住她的后腦勺毫無征兆的在她唇上輕輕壓了壓,分開之際才開口柔聲道:“這里的地是軟的。”

    低沉的嗓音在夏七月耳邊響起,整個人都是酥軟的,站在花海中的親吻,沒有旁人,沒有喧爭,一切的感觸都是那么美妙,這個輕如點水的吻讓夏七月滿臉通紅,急忙轉過了身:“啊!軟的。”

    想起初雪時第一次吃驚而又緊張的吻,夏七月更喜歡現在這個,這個溫暖而讓整個毛孔都舒適張開的吻大概會珍藏一輩子吧。

    “走吧。”向陽牽過她的手邁著步子緩步走著,夏七月跟在身后像極了剛過門的小媳婦,嬌羞無比的點了點頭。

    摩托車再次了行駛十分鐘左右,停在了一片果園旁邊,因為只有嫩綠的樹芽,夏七月并不認得這是什么樹瞅了幾眼沒有開口,向陽似乎看出了她心思介紹道:“蘋果樹,以前這塊地是我爺爺留下的,本來我爸把這里收拾了想養兔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我還記得當時他說過如果他們不在了,就埋在這里,結果沒多久就...出事了。”

    “那現在是賣給別人了嗎?”夏七月問道,她不敢直接好奇向陽父母到底出的什么事,擔心他這會還算平和的心情被叨擾的一塌糊涂,撇開話題提了個無關緊要的問題。

    “嗯,后來出事,地就賣給別人了,只是墓還在這里,有時候劉叔他們會照看一下,這幾年...我也不是很經常來。”向陽說的很平淡,但夏七月知道他依舊心里不好受,沒再多說。

    兩人走進果園,就看見一個背著打藥箱全副武裝的中年男人朝著他們走來,這應該是就是向陽說的劉叔了:“陽陽來了?”

    “叔。”向陽打了個招呼:“我就是來看看。”

    “叔叔好。”夏七月也禮貌招呼。

    “哎,你好,你好。”劉叔沖夏七月笑得很開心,看的出他見到向陽心情很好,他緊接著轉頭對向陽問道:“晚飯在這吃嗎?我等會去殺只雞讓你嬸子燉上。”

    劉叔依舊那么熱情想留他們吃飯,明天還要上課,向陽連忙拉住要轉身去找嬸子的劉叔胳膊,忙道:“別忙了叔,我就來看看,一會就走了。”

    “哎,行。”劉叔想起什么又說道:“都還好吧?你哥還賭嗎?”

    向坤這個賭博基本都成了所有人的心結,可惜到現在也沒戒掉,不想讓劉叔他們再跟著操心,向陽搖頭說:“沒賭了,都挺好的,劉嬸身體也還好吧?”

    還記得那時候賣這塊地是向坤一手操辦的,為此向媛還和他大吵了一架,向坤急于還錢背著他們以四分之一的價格出售時,圖便宜買的人很多,但當時只有劉叔家的經濟條件最差,向坤也出于好心多給了他們幾天湊錢的時間,現在劉叔的兒子也上了大學,相比之前靠著這塊地生活好了許多,也算是向坤陰差陽錯的做了一件好事。

    “沒賭就好啊,這玩意真的挺害人的。”劉叔欣慰的點點頭繼續說著:“你嬸子身體一直壯如牛,尤其我家那小子上大學之后她的拼勁更足了,陽陽也還有一年就該高考了吧?你消失后那么聰明可要好好考啊,劉叔相信你一定能上個好大學。”

    都認為他應該考上一個好的大學,但是現在的時候全然不是自己所控的,向陽答應著:“順其自然吧,你家那個我每次見他都在學習,實在是比不了,劉叔你有個好兒子。”

    “不能順其自然,要努力的。”劉叔拍拍他的肩膀認真的說:“是啊,我也覺得我有個好兒子,你看我家那小子為了離開這里多拼,大學錄取通知書到的時候你嬸子哭了好一鼻子呢,所以你也要有個奔頭。”

    向陽下意識看了一眼夏七月,然后也拍拍劉叔的胳膊說:“我知道了,劉叔我會努力找個奔頭的。”

    “好孩子那你們快去吧,早去早回,晚上冷。”劉叔又囑咐了幾句后背著藥包去給后面的果子園噴藥,向陽嘆了口氣拉著夏七月往深處走去,路上又碰見了幾個叔叔阿姨,應該是在這里幫忙的,大部分向陽都不認識,繞過一座小木屋時夏七月看到了一個貼著照片的合墓。

    看起來確實是劉叔他們還會過來看看,周邊還種了樹,跪拜臺上還放著三分新鮮的點心和水果,旁邊放著一個蓋著黃布的草籃子,里面應該是上墳用的,夏七月跟在向陽身后,向陽拿出籃子里的香和紙錢跪在跪拜臺上,夏七月小聲問道:“沒有我的嗎?”

    “嗯?”向陽愣了一下笑了笑,又取了三根香黃表紙還有幾踏紙錢遞給她:“給,有些人可能比較忌諱。”

    “我不是那些人。”夏七月也笑著接過他遞來的東西,跟著他在他身邊雙膝而跪,把手中原先摘得那幾朵油菜花擺在前面,想了想又從兜里掏出了兩顆橘子味的糖,拆開糖紙輕放在墓碑前,跟著向陽一起燒紙時她看清了照片上的兩個人。

    溫柔的長輩,幸福的微笑,這是一張向陽爸爸摟著他媽媽的照片,眉眼之間向陽長得更像媽媽,尤其是那一雙深邃的雙眼,媽媽很漂亮,漂亮的動人心魄。

    向陽全程都沒有說話,默默燒紙上香,夏七月覺得大概是自己在跟前他不好意思,也有可能是他一直在心里默念吧,墓碑上的刻字早在十幾年前,那時的向陽還在念小學,那么小的年紀面對雙親的突然失去,夏七月無法想象,畢竟她從未得到過。

    跪了許久,直到籃子里的紙錢全部化為灰燼時,夏七月才跟著向陽磕了三個恭敬的禮。

    跪的有些麻了,起身的時候向陽扶了一把夏七月,夏七月又從兜里摸了兩顆糖:“你吃么?”

    向陽剝了糖紙往嘴里一扔,舌頭輕輕卷著:“吃了這么多酸的,你為什么還是甜的?”

    夏七月茫然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轉瞬明白又紅透了臉頰。

    向陽挑了挑眉,看著眼前的紅瓷娃娃笑出了聲:“以前沒覺得,你真容易臉紅。”

    “當你爸媽的面,你能正經點么?”夏七月斜了他一眼,轉過身不再看他。

    向陽摸了摸墓碑輕聲說:“爸媽,我們回去了。”

    離開果園的時候太陽已經開始西落,紅霞鋪路在他們來之前的道路上,像極了大自然的禮堂,一路上除了幾個農家戶,人影確實少的可憐,就像劉叔說的,氣溫確實也開始下降,夏七月坐在向陽身后自覺的把手放進了他的外套兜里。

    再一次經過那片金黃的時候,夏七月的感官又一次感受到了沖擊,漸漸下落的昏黃,帶著橘色的暖光覆蓋了大地,云彩的一抹抹的暖橙與大地的金黃相得益彰,太美了。

    夏七月不經小聲嘟囔道:“早知道我應該帶著畫板來。”

    “什么?”向陽戴著頭盔沒有聽清偏頭問了一句。

    “沒什么!”夏七月輕抓他的腰放聲喊道:“大陽陽!我喜歡你!”

    向陽忍不住上揚的嘴角也跟著她大喊道:“小七月!我很喜歡你。”

    喜歡你勝過喜歡我自己。

    夏七月在后面也不覺得冷了,揮動著雙臂樂不思蜀盡情的鬧著。

    如果時間停止,你是不是會永遠那么喜歡我。

    向陽回來后的這幾天里沒有接送她,處理一些店里的事,還有范明的事,但是從那天和秦璐吃過飯之后也沒有再碰見過任何異常,偶爾幾次回家路上覺得似乎有人在跟蹤,但是一回頭卻是毫無發現,夏七月干脆的忽略了辮子男這一出。

    忙過這幾天,向陽恢復了每天按時上學的日子,夏七月的心情就如天氣般明朗輕松,就連破舊的教學樓在她眼里都像是春暖花開的城堡一般,讓人心曠神怡。

    人生其實很容易滿足,來了這里之后發生過的不愉快的種種夏七月都已經忘卻了,全然的珍惜著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恢復了正常上課學習之后,除了白天的課程以外,自習課的向陽還是依舊補瞌睡,何遠還是經常回頭瞅幾眼向陽,好像已經成了習慣。

    夏七月圈完重點無所事事的轉著筆,向陽輕轉了下頭,夏七月想起他們第一次牽手的畫面,嘴角彎了彎。

    拿出之前畫過的畫本扯下其中一張還未完成的作品,她想,自己還沒有給向陽送過什么。

    彩鉛盒是來這里之前楊爸買給她的,之前畫過兩張爸爸帶著拳套的樣子就再沒用過,夏七月愛惜的打開盒子,想把這張改成向陽之前在油菜花田土坡上的樣子,忍不住瞇了瞇眼睛,她細瞧著向陽的眉眼,帥氣的無法自拔,嘴角勾勒的弧度讓人覺得無邊安心。

    陽光下,花海中,那一刻的空氣與香甜都是只屬于彼此的,夏七月認真的紙上修改,添加,下午的陽光不如晚霞漂亮,她又決定背景作為橙色的昏黃,畫了許久,甚至下了晚自習夏七月都沒有注意到,興許是因為向陽在睡覺,所有同學離開時都是靜悄悄的,就連謝清雅都只是給她發了條短信說了一聲。

    寶貝我先走啦,愛你喲。

    也提前撤退了。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