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重生之江山為重 > 《重生之江山為重》正文卷 第136章
    “爹爹,你沒事了吧。”倪虹人未到聲先到。

    “你這丫頭,小聲點,難道你就不怕被別人聽見。”謝氏一邊迎了出來,一邊低聲笑罵。

    “姨娘,放心吧,人都走了。”

    “人都走了?那你為何還耽誤了這么久?”聞言,謝氏一愣,畢竟外面來了那么多觀禮的人,怎么說走就都走了呢。

    “因為他們都隨著御史大人去二皇子府上吃酒了。”倪虹一邊進門,一邊給她答疑。

    “可你為何耽誤了這么久呢?”謝氏還是不放過她這個問題。

    “這個嘛,自然是因為我臨時改了劇本。穆傾城雖然帶著倪嵐回去了,但倪嵐失寵的事估計不出明日就會傳遍整個京城。”一進門,見屋子里的人都看著自己。

    倪虹一點也不著急,先自顧自的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下后,這才慢悠悠的接著說道。

    “原本在聽聞穆傾城來接人的時候,我想的是讓倪嵐就這樣被他休戚在家得了。可后來我又得知昨日府上發生的事居然出自他之手,而且按我對他的了解,若是今日倪嵐在現場丟了臉,他自然也會想著要拜托倪嵐,所以我開始的打算反而還幫了他的忙。”倪虹一邊說一邊留意眾人的神色,見一個二個都聽的津津有味,不由得就想作弄一下他們,于是故意在這個地方斷了,不說了。

    “啊,小姐,接下來呢?”結果最沉不住氣的居然是自家的丫頭,看著玉嫣一幅好奇寶寶的模樣,再看看其他人一幅看熱鬧的樣子,她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味。

    玉嫣觀她臉色有變,這才發現這是在老爺的院子,那有自己說法的份,于是腿一彎,就欲跪下。

    “虹丫頭,別賣關子了,快說,沒看到你這丫鬟都急的想要跪下求你了嗎?”倪正偉這神來一句,硬生生的讓玉嫣彎了的腿又站直了。

    聞言,倪虹嘴角不由得一抽,她怎么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她爹的嘴也這么毒了呢?

    “所以我就又改了故事的結局,如今就是你們看到的結果,他帶著她去了二皇子府。”

    “就這樣,可你究竟用的什么法子呢?”這一次換倪正偉抽抽嘴角,然后再挑言問道。

    “這個嘛,自然是用妙計拉。”這一次,倪虹倒沒在直接賣他面子,笑嘻嘻的和他打太極。

    “你這丫頭,你不想說就算了,只是你確定你要這樣做,放虎歸山留后患,你不擔心?”知道她是不愿意說了,倪正偉也不逼她,但也怕她事后會后悔。

    “爹爹,我既然這么做了就自然不會后悔,好歹來說她也算是陪著我長大的,就算還她的情分了。若她真不識好歹,以后收拾她的機會有的是。”對于倪正偉說的放虎歸山一說她倒沒放在心上,畢竟從今日的情形來看,倪嵐也不會再全心全意的助力穆傾城,而穆傾城能不能讓她安然無恙的活著,這些都要看她的造化。

    眾人見倪正偉都不在追問她事情的經過,即使在好奇也只能作罷,于是這一場讓倪嵐期待已久的婚事就這樣在國公府草草收場。

    畢竟大家都知道倪正偉病了。

    “你說什么?國公病了,還來勢洶洶?”當然這一消息自然也傳到了穆純宇的耳中。

    “外界如今是這么傳聞的,只是剛剛慕白傳來消息,這都是假的,是倪姑娘故意安排的,具體原因后面由倪國公當面給你稟告。”陳震知道穆純宇會吃驚,畢竟自己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不比他現在的反應差。

    “那就好。傾城那邊的人都安排好了嗎?”懸著的心總算放下,抬頭看了看天色后,穆純宇轉而問起今日相對而言更重要的事。

    “安排好了。”

    “歐陽忠那邊可有什么動靜?風兒有沒有說什么時候回來?”

    “歐陽忠沒有,暫時沒有。人如今在二皇子府上吃酒,估計也是在等機會與他密謀。風公子讓人傳話今日不在進宮,明日再來看你。”說起這兩人的事,陳震不由得膽顫心驚。

    一個如今是他心中最恨之人,一個又是他心中最愛之人。

    “皇后娘娘那邊可有什么消息?”

    “一切安好。”

    “嗯,那就好。天牢那邊多派人手,以防晚上有人來接人。”說起薛琳瑯,穆純宇不由得撫了撫手臂上的傷,然后沉聲交待。

    “皇上,你休息會兒吧,今日這一天也夠累的。”陳震一邊點頭應下,一邊開口勸慰他。

    聞言,穆傾城想了想,這才抬步朝著軒轅宮而去,“注意留意各方消息,有事第一時間告訴朕。”最后還是有些不放心,穆純宇再次交待。

    “皇上放心,老奴明白。”陳震一邊伺候他休息,一邊應道。

    很快,軒轅宮沒有了嘈雜聲。

    皇宮和國公府原本在今日應該是喧鬧的,結果卻因為皇后和國公爺都病了的緣故早早的安靜了下來,而此時最熱鬧的確是二皇子府。

    府上高朋滿座,軒轅朝臣,以及北地人馬歡聚一堂,似乎共同在祝賀這次聯姻的成功。

    外間的熱鬧讓整個二皇子府都鬧騰了起來,只是倪嵐卻獨獨沒有感受到這份喜悅。

    但這一點已然沒有人再關心她。

    她跟著穆傾城一起到了二皇子府,結果卻被人從側門迎了進去,送去了自己的院子后,到現在她都沒有看到一個人。

    雖然外間人聲鼎沸,可她的院子卻安靜的很,仿佛除了她以外再無第二人。

    在差別這么大的環境里,她終于能好好的想想自己這一生來發生的事,到頭來卻發現落到現在這個地步都是自己貪心惹的禍。都是劉氏的教唆種下的根。

    原本她對倪虹這個姐姐很是喜愛,結果劉氏告訴她若一直跟在倪虹的身后,那么她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得到最好的東西,于是慢慢的她開始習慣爭搶倪虹的東西,并慢慢的習慣了這種搶來的感覺,以至于最后她理所應當的覺得倪虹什么都應該讓著自己,什么好的都應該是自己的,卻從沒想過自己有多大本事,有多大能耐。

    今日之事,她知道倪虹不是好心保她,而是為了膈應穆傾城,可即使是這樣還是保下了她,還讓她在眾人面前得到了穆傾城不苛待她的承諾,她對她是感激的。

    雖然她知道穆傾城在外人面前的承諾不過是做給人看的,可好死不如賴活著,這點恩情她記得,而倪虹和倪正偉對她的好,此時也才讓她都記在心上,不過若想挽救什么的話,那也確實晚了。

    此時的倪嵐終于醒悟,可也晚了。

    而這樣的結果也是倪虹當時改變主意想要的效果,畢竟有什么讓人活著卻一輩子都要活在悔恨與后悔中更難受。

    與倪嵐的冷清成鮮明對比的是北顏雪那邊的喧鬧。

    今日國公府發生的事,雖然不至于知道事情的詳情,但根據目前的情況來看,倪嵐這個側妃過府就失寵已然成為事實,所以很多欲巴結穆傾城的人都將自家的女眷派去了北顏雪這邊。

    即使她是別國公主。

    同樣的,在這府里另一個比倪嵐住處更幽靜的竹林里,原本已經醉的不省人事的穆傾城此時卻和已經早就回府的歐陽忠,沒幾人知道回來的歐陽世海以及應該在北國驛站住所的北顏玉幾人卻聚在這里。

    “丞相、歐陽公子,今日本皇子既然讓你們在此與太子殿下見面,那也就是說明本皇子是充分信任你們的,只是不知道這份信任可否得到同等的信任?”

    穆傾城看著眼前的幾人,首先打破了沉默。

    “二皇子殿下,如今你既然敢讓老臣父子就這么坐在這,想必也是有所耳聞,何必再多此一舉的試探呢?”對于眼前這個才是自己親孫子的年輕人,見他一臉傲居的看著自己,歐陽忠的火氣有些上升。畢竟這些年自己明的暗的沒少幫他,此時他卻還在自己面前拿喬。

    “放肆,二皇子殿下豈是你能冒犯的。”隨行的石建第一時間站出來呵斥。

    “呵,黃毛小兒,這里還輪不到你說話,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見狀,歐陽世海譏笑的諷刺道。

    “你,”

    “夠了,不是讓你們來吵架的,沒看到有遠客在嗎?”石建還欲說的話,被穆傾城打算,然后看著笑而不語的北顏玉說道。

    “北太子見笑了。”

    “哪里,若殿下還有事要處理,顏玉回避一會也是可以的。”北顏玉一看就知道這幾人自己在場的話估計說不到一起去,而對于歐陽忠說的消息,他今日也有所耳聞,所以此時他倒是對穆傾城的身份有所猜忌,畢竟穆純宇的后宮太過簡單,能這么做的只有惠妃有這個能力。

    “多謝北太子成全。”這一次,穆傾城還沒來得及說話,歐陽忠先一步拱手給了北顏玉一個謝禮。

    見狀,北顏玉倒沒在多說什么,而是干脆的起身朝竹林外走去。

    “師兄,你去陪陪北太子,畢竟是我們的客人。”看了一眼走開的北顏玉,穆傾城這才吩咐一旁的石建。

    石建自然明白他這其實還是防著北顏玉去打探府上的消息,嘴角微不可見的抽了抽,這才拱手離去。

    “丞相,不知你有何事要說,如今這兒也沒其他人現在可以說了吧?”穆傾城再一次首先掌握了話語權,只是還是那么的不客氣。

    “歐陽風是皇上的兒子這一事你怎么看?”如今這也沒有外人,歐陽忠也沒打算藏著捏著,畢竟今日來了就是想著要把事情說清楚。

    歐陽菁菁今日的所作所為他都已然知道,而這一切自然和眼前這個年輕的男子脫不了關系。

    “這事不是歐陽丞相家的家事嗎?問我我怎么知道,更何況我還想問丞相呢?為何你們接回來的人會是皇上的兒子。”哪知穆傾城卻一副不愿多談的樣子,根本不配合歐陽忠的話。

    “二皇子殿下,這事確實是我們沒想明白,不過目前西南我們有三分之一的經濟在手,軒轅爹爹的門生遍布朝堂,你確定真要用現在的態度和我們繼續談?”眼見歐陽忠要冒火,歐陽世海一手拉住他,然后才慢條斯理的說道。

    “歐陽公子這是在和本皇子談條件,不知你們的目的是什么?”原本歐陽世海是想用他們的勢力來誘惑他,結果他還是不買賬。

    “想必二皇子殿下也是聰明人,何必來問我們呢?但看二皇子殿下能做到什么程度?”不得不說,歐陽世海作為商人,相對于歐陽忠來說卻是要圓滑的多。

    此時,眼見穆傾城明顯的不想認他們,那就不是他們說條件的時候,自然要先打探他的想法。

    “呵呵,有意思。既然大家心里都知道這事,又何必非要挑破呢?只是本皇子不明白,你們為何要接回他?”當然他口中的他指的是誰,歐陽忠父子兩人都清楚。

    聞言,歐陽世海終于明白他這是在怨他們做事沒有處理干凈,但這事說來也怨不了他們,畢竟他們也是被林氏給騙了。

    “這事是我們的疏忽,當年你的親生母親說想先看看孩子,畢竟你一出生就被送走,她根本就沒看到你。她說她看看也就算看到你了,然后會親手了結了他,就算是了結了她自己的心愿。我一時心軟也就同意了,只是沒想到她會背著我再一次李代桃僵,這才有了現在這事。”歐陽世海簡單的三言兩語就將這事的大概告訴了穆傾城。

    “那如今你們打算拿什么來彌補這個疏忽呢?”原本歐陽忠還以為只要說清楚了這事,穆傾城就會松口,也算是能達成一致意見。

    畢竟他們今日來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認回他,然后助他得到軒轅的天下。

    可結果穆傾城卻不是個按常理出牌的人。

    “你這個逆子,你姑姑今日的所作所為難道還不足以彌補嗎?”歐陽世海被他的話噎的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歐陽忠終于忍不住的站了出來。

    “你說的是惠妃娘娘嗎?”

    “她今日的做法不過是因為得知皇后可能要醒了,怕對她不利而作出的自保行為罷了。”

    穆傾城聞言,絲毫沒有將暴跳如雷的歐陽忠放在眼里,更沒有將他以自己人自居的身份放在眼里。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后,這才慢條斯理的告訴他們歐陽菁菁今日為何會刺殺穆純宇。

    只是這話歐陽忠和歐陽世海都不相信。

    ()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