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神說,要有光
    叢林中根本就沒有多少路存在,佟巴康等人在完全沒有路標的叢林中,閃轉騰挪,用極快的速度走了接近一天的時間,這才來到了一處蠻族部落的聚集地內。

    所謂的黑羅部,其實就是一堆用樹木所打造而成的簡易營帳,原始氣息極其的濃厚。

    周圍那一圈籬笆模樣的東西便是城墻了,最為奇異的是,黑羅部的門口竟然還養著一對全身漆黑的獵豹,但身形卻是巨大無比,足有大象般的巨大,周身散發著兇厲的氣息。

    到了黑羅部的門口,佟巴康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究竟干了什么?他竟然帶著一個外人來到了自己的部落,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

    還沒等佟巴康反應過來,一個聲音爽朗的聲音便已經傳來:“這一次的收獲如何?那幫狡猾的外族人有沒有在交易當中欺騙你們?”

    一名臉上涂著火焰般紋絡,同樣身穿戰甲的壯漢出現在了門前,周身氣勢強大無比,甚至每一步落下,都震得大地一顫,仿佛是巨獸前行一般。

    不過等他看到楚休跟柯察時,他的面色卻忽然一變。

    柯察他是認得的,柯察來這里很正常。

    但這個帶著面具的家伙,雖然看著很奇怪,不過看他身上的氣息就知道了,他絕對是外族人!

    柯察用最快的速度給楚休傳音道:“他是黑羅部的族長黑桀,在黑羅部大祭司死了之后,便是黑羅部第一強者了。

    這家伙的實力具體多強有些不好說,因為他并沒有像黑羅部大祭司那樣,有著斬殺天地通玄境界強者的戰績。

    不過死在他手中的真火煉神境武者卻是不少,起碼我連他三招都擋不住。”

    “佟巴康!你搞什么鬼?為什么帶一個外族人來部落?”黑桀厲喝道,聲音如同雷吼一般。

    佟巴康磕磕絆絆道:“之前尹柯奇找我的麻煩,是柯察……不,是這個外族人救了我,他還說帶著先祖的造化來,是真神什么的……”

    “他說你便信!”

    佟巴康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黑桀給打斷。

    這時候楚休淡淡道:“族長不必如此激動,我說過,我是帶著真神的意志而來,給你們黑羅部一個大造化的。

    這個大造化,是你黑羅部的先祖用了極大代價換來的,要不要,完全取決于你們自己。”

    感受到腦海中傳來的聲音,黑桀的面色也是一變。

    眼前這個外族人是真是假先不說,光是他的精神力便強大無比,甚至強大到可以無視他精神防御的程度。

    “等一等,這種事情我不擅長,去請祭祀前來。”

    柯察一愣,黑羅部的祭祀不是已經死了嗎?什么時候又冒出來一個祭祀?

    過了片刻,黑羅部的人竟然帶來一名年輕的女子。

    那年輕的女子身材高挑,雖然穿著一身黑袍,但卻難掩那凹凸有致的身形。

    而且她雖然皮膚也跟尋常蠻族那般黝黑,但五官卻是立體精致,臉上也沒有其他蠻族那么多的紋身,只是在眉心處點綴著一顆星辰。

    這女子的相貌哪怕就算是放到外界,也絕對算是個美人了。

    柯察了然道:“原來是綠翡,她是上代大祭司的親傳弟子,也是接班人,現在上代大祭司死了,她也的確有資格成為大祭司。”

    黑桀看到綠翡過來,他沉聲道:“綠翡……,不,大祭司,你看看這家伙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

    綠翡看了一眼楚休,直接用清脆的聲音低喝道:“當然是假的!我族供奉的只有山神大人,哪里來的什么真神?

    外族人,你褻瀆我黑羅部的先祖,褻瀆我黑羅部的神祗,不管你是誰,今天你都要死在這里,血肉被禿鷲啃食,骨頭被齦狗撕碎!”

    跟在楚休身后的柯察此時已經后悔了。

    早知道他就不陪楚休在這里裝神弄鬼了,這下好了,神沒有裝成,反而要成鬼了。

    就在一眾黑羅部的武者都對這楚休即將出手時,楚休淡淡道:“山神?那些都是偽神而以,真正的神,天地之間,只有一個!”

    綠翡的面色猛的一變,一揮手,讓其他人停下,同樣用精神力傳音,不過精神波動當中,卻是蘊含著一股暴怒的情緒。

    “你說什么?你說我族供奉的,是偽神?”

    楚休淡淡道:“當然是偽神,真神,無所不能,同樣也是你們真正的創作者,你們難道就從來都沒想過,你們究竟,是從哪里來的嗎?”

    強大的精神力散布出去,能夠讓所有黑羅部的人都感知到楚休的意思。

    所以這些黑羅部的人也全都是一臉的懵逼之色。

    他們是從哪里來的?本來這些蠻族想的就簡單,而且他們也沒有記錄史料的習慣,他們哪里知道自己是從哪里來的?

    所有人都下意識的把目光轉向綠翡。

    在所有蠻族部落中,祭祀的地位都很高,有時候甚至要比族長都高,就好比黑羅部的上代祭祀一樣。

    祭祀所代表的就是知識,是整個部落中,知識最淵博的那個人。

    但綠翡也是一樣的表情,她的師父從來就沒教過她,他們這一族究竟是從哪里來的。

    “那你來說,我們這一族都是從哪里來的?”

    楚休帶著面具,但他的眼中卻好似一個漩渦一般,扭動著,讓人看過去,便不由自主的陷入其中。

    楚休用舒緩的聲音道:“人,不論是蠻族還是大羅天的人族,都是神創造出來的。

    這方世界原本猶如混沌雞卵,神斬開世界,腳下便成了大地,頭頂便成天空。”

    楚休伸出手來,一點光芒凝聚:“神說,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神說,有光,便要有暗。”

    光芒迅速變暗,凝聚成一點無盡的漆黑。

    “神說,這方世界應該有地風水火。”

    之間上,天地元氣迅速的化作地風水火在楚休指間來回的變幻。

    “神說,這方世界應該有生機,于是便有了各種植物兇獸。”

    柯察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一副肅穆莊嚴模樣的楚休。

    若非他見過楚休那副殺人不眨眼的模樣,他簡直也要懷疑楚休是不是真的乃是神靈在世間的化身了。

    就連綠翡此時也看向楚休,忍不住問道:“那我們呢?我們又是如何出現的?”

    楚休的聲音低沉,響徹在每一個人的心頭,給人一種十分神圣肅穆的感覺。

    “人是世間萬物當中最為特熟的存在,神將自己額頭上的鮮血化作了大羅天的人族,讓他們居住在天上,所以他們懂得東西,要比你們更多。

    神又將自己手心處的鮮血化做了你們,所以你們的肉身天生便要比他們更加強大,孩童便能夠生撕虎豹。

    神創造萬物,無所不能,你們所供奉的那些東西,只不過是神第一批創造出來的生靈,所以有著強大的力量。

    但是,它們又能做什么?它們又怎么配稱為神?”

    楚休這一副神神叨叨,好似邪教頭子一般的模樣在外人看來的確是很可笑的。

    但在黑羅部這幫人的眼中,卻是無比的真實,甚至要比昔日他們的大祭司帶領他們供奉山神時,還要真實。

    其他江湖人,除了梵教、天羅寶剎等少數幾個宗門,實際上大部分的武林勢力,他們是不相信這世間有神佛存在的。

    準確點來說,或許那遙遠的太古時期,存在過神佛,但現在,他們或許是去了別的地方,或許是跟那些上古傳說中的魔神一起消亡了,反正現在是肯定不存在的。

    但這些蠻族部落卻是相信的。

    他們相信神一直都在庇護著他們,他們也相信逝去先祖的英靈就供奉在神的身旁,也在庇佑著他們。

    所以現在楚休這一副神神叨叨的模樣在他們看來便真實無比。

    畢竟他們之前都只是獻上一些兇獸血肉,然后祭祀帶領著他們念一些山神保佑之類的就完事了,簡單粗暴的很。

    哪里像楚休這般,把神的能力,神和這方世界的來歷都說的清清楚楚,有理有據的。

    那什么分開天地,有光有暗的場景在他們聽來,想象當中,簡直神圣恢宏到了極致。

    前世數千年宗教所帶來的威力,可不是這些只會粗陋祈禱的蠻族能夠分辨的。

    就連這些蠻族中,最為清醒的綠翡都忍不住快要信了,畢竟這些東西,以前從來都沒人說過,她也不信這是那幫外族人編造出來的。

    但她還是忍不住道:“那么你又是誰?你就是真神?”

    楚休搖搖頭,又點點頭道:“神的一滴鮮血便可以化作一個種族,所以神無處不在,神只要動一個念頭,我自然便知道自己應該做什么。

    所以你可以把我當成是神的意志化身,神的使者。

    你們黑羅部的先祖很不容易,他供奉在神的身邊,立下了大功勞,差點英靈消散才換來的造化,希望你們能珍稀。”

    綠翡帶著最后一絲疑惑道:“但我們憑什么認為你說的,便都是真的?”

    楚休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詭秘的笑容道:“等我將神的饋贈交給你們,你便知道,究竟是真,還是假了。”.
歌颂广西的现代诗